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一见钟情(完)

周九良心急,在医院住了两天,膝盖上的伤都还直戳人眼窝子疼得慌,他就不顾爸妈阻拦硬是要回去



春风暖,日头晒着也舒服,自周九良前天给他打了个电话,悬着的心就落了一半了,其实他不奢求九良的父母会接纳他,只要周九良在他身边,什么事他也能受住,周九良下午到的家,看到孟鹤堂后就抱住给了一个大大的吻



“我爸妈同意了”周九良的泪落在孟鹤堂的脖颈,有点温热然后是凉凉的滑落




“咱结婚吧”周九良摸了摸孟鹤堂的脸,甜蜜的笑着



晚上俩人爬床上准备睡觉了,孟鹤堂才看到周九良膝盖上青紫的伤,不用想看着这伤的地方孟鹤堂也能明白点什么,没有多问,在他膝盖的地方轻轻吹了口气,用手指摸了一下



“还疼吗”


“不疼,一点也不疼”周九良揽过孟鹤堂,倒了下去,给他盖上了被子


一年后


“孟哥,我请了假”


“啊?你怎么没和我说声啊,又请什么假,你不工作了,老是请假”



“我再敬业我也得成家吧不能因为工作耽误我结婚呢,请了婚假,嘿嘿”



“婚假?你都没和我商量过啊”



“这都又一年了,忙的团团转,我说过咱俩要领证的,不能拖了,领证了我就不怕你被别人拐跑了,你就是有夫之夫了”周九良把下巴颏放到孟鹤堂的肩膀,偷着在侧脸亲了一口



“我能随便跟别人跑的嘛,我是谁啊,你男人,你竟然不信我”孟鹤堂转过身捏住周九良的脸,周九良一把抱起来了孟鹤堂挠他痒痒肉


“说,谁是谁男人”


“别挠我了,痒啊”


“叫老公就送开你,快叫”



“就不,啊,痒痒啊”


“不叫……不叫是不是……不叫我就亲你”周九良把孟鹤堂的手往后一扣,亲了上去



“咱俩去瑞士领证,然后再旅游一段日子,回来咱办婚礼,好吗”周九良搂着孟鹤堂肩膀又正经了下来



“九良,婚礼算了吧,我不想办,咱俩在一起就好了,别人的祝福不祝福我不在意,也不想搞得多么夸张,到时候请老秦他们喝顿酒就好了,我没多少朋友,也用不到多少礼节,也省下钱多好啊”



“可是我不想委屈你”



“委屈什么,我又不是姑娘,非得穿个婚纱,那年冬天你给我穿上了你的棉袄就比我穿过任何的衣服都温暖,交换了衣服,那时候你就是我的人了,还用婚礼这流程干什么”



“还记着呢”周九良扯了扯孟鹤堂的领子,用头使劲蹭着他



俩人在瑞士把结婚证领下来的那天,周九良激动的把证拍下来发给了他几个大学室友群里,老秦看到后三个红包甩过来,简单四个字新婚快乐,周九良默默念叨着,有矿就是好


孟鹤堂有些不真切的感觉,周九良在里边兴奋的要命,他就坐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看着外边,手里紧紧攥着他俩的结婚证,他怎么也没想到几年前在夜店角落里每周都会去看他的人,大冷天在后门蹲守着的人,给他偷偷送保温杯的人成了和他一起在结婚证上盖了戳的另一半,那时候没遇到他之前还从没想过自己的未来会碰见这么好的一个人,也没想过自己会结婚,扭头看着周九良正和秦霄贤打电话,一口一个我媳妇儿,脸上和开了花一样,孟鹤堂眼泪刷的就出来了,转过头去自己擦了擦眼泪,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证,走到了周九良身边,周九良一抬头看到了孟鹤堂的眼角带着红,立马给秦霄贤挂断了电话。




“怎么哭了”双手捏着他的脸揉着



“开心的”



“我也开心,但是也不能哭啊”周九良拉着孟鹤堂去了阳台坐了下来




“咱俩认识一年,你等了我三年,恋人两年,现在修成正果了多好啊,我来的时候在飞机上都想好了,爸妈给了我一笔钱,我拿了一半咱俩现在出来旅游,还有一半存着等着我以后多挣点买套咱自己的小房子,我想了咱俩住不用太大,按照你喜欢的风格装修,你要是想干点什么就去做,别太累就行,你要是喜欢小猫小狗我就给你买只当儿子养,我给你做饭,洗衣服,然后没事就出去旅游玩”




“你想的太早了吧”





“规划好咱美好的未来啊,你听我说,等咱老了的时候啊,我就天天在家给你讲故事,给你弹三弦,然后再选块山头,等咱俩死了的时候埋了那去”




“现在不让土葬”




“那就偷着,我都和老秦说好了,到时候让他孩子把咱俩埋在那山上,咱俩就挨在一块,看春天花开,夏天蝉鸣,秋天落叶,冬天白雪皑皑,下雨我陪你一块淋着大太阳我陪你一块晒着,咱俩就在山头上啊看着太阳东边出西边落,看这城市从白天的人群熙攘到晚上的灯火通明”




“你想的倒是挺好”



“想的好,以后也会过得好,我就这么搂着你,多美好的小日子啊,行了,畅想完了咱休息去”周九良起身就要背着孟鹤堂



“就两步路”



“我背着你踏实”


“过几天想去哪玩,咱就出发去哪”




“都行”



——世间的事啊就是简单又美好,有默默守护着你的人还有让你开心的事,什么过不去的也会过去





“九良,我鞋是不是又让罐头给我叼走了”




“我看看去啊”周九良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媳妇儿啊,鞋让罐头撕坏了,我给你再买啊,先穿我的,等你起来吃点饭咱就带着他俩出去玩啊,快收拾啊要不天黑之前赶不到酒店了,罐头你给我去阳台趴着去,不听话就打你”



“野子,你给我回来,你再叼我切好的鱼片我就给你炖猫汤,哎哎哎,你再往上边跑我真炖你了啊”




“九良啊,你是不穿错我内裤啊”


“哪有!你看,好像是哈,那你穿我的行吧,我的天,怎么还光着呢快起来吧我的小祖宗,我给你穿衣服啊,野子出去!!!还有你,罐头,你俩给我死开,别看你爸裸体……”





“九良,我腰不舒服”





“我错了啊,下次不折腾了,咱起床……别勾我了,起吧,亲你一下行了吧”





“得嘞,咱春游去,你俩兔崽子后边老实点,回回咬掉毛弄的座子上全是,罐头把你狗头伸回来点,再掉了,孟哥,你打它一下”






“亲你一口,走喽……”






评论(2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