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你是年少的欢喜(三)


          皮皮周     &     老实堂

——  ——  ——  ——  ——  ——  ——  ——

虽然打赌输了,但是周九良超级开心。不用那么麻烦了,但是班里人都感觉好奇怪啊,周九良一会儿追人家一会儿就变了脸,但也都没多想,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日子


“老秦,到底什么惩罚啊,痛快说吧,要不我这心里总提心吊胆的”下了课,周九良跑了秦霄贤那地方

“你着什么急啊,我们还没商量出来呢,是不是啊”

“对啊,九良别着急啊”孙九芳转着笔说着


“九良,你坐我位了”宋昊然回来看着快上课了催着周九良

“那边切,去我那坐会”宋昊然也没说什么,刚要走听见周九良又说



“回来吧回来吧,我看见秦霄贤就闹心”周九良刚起身,宋昊然就麻溜的坐了回去


“我看见你不闹心”


放了学,孟鹤堂在这些日子里又和周九良一起回家了


“九良,你和叶然到底怎么回事,你前些日子不是追挺紧吗”孟鹤堂试探着问着


“还是告诉你吧,我和秦霄贤他们打一赌,一个月我要是能追着叶然他们几个听我使唤”周九良一脸骄傲


“然后呢”


“然后我输了呗,不过挺好的,你都不知道追女生多麻烦,对了,你那二百块钱我等着我妈给我零花钱了就还你啊”


“我又不急用,你就真的这么无聊吗白白因为一个打赌又是花钱又是花时间的”


“玩呗,要不天天死盯着书又长不出来花,无聊死了怎么办”


“如果叶然和你真愿意和你一起呢”孟鹤堂紧紧搓着手问着周九良


“我又不喜欢她,就告诉她,我现在觉得得好好学习不能耽误功夫”


“你前些日子不还说喜欢啊”


“我的天啊,孟鹤堂你脑子是不学习学出病来了,打赌我能告诉你吗”周九良把手放在孟鹤堂额头上,孟鹤堂什么也没说,就是嘴角微微上扬


没过多久,秦霄贤建了一个群名字叫“考前冲刺放松群”,里面其实就他们几个老是爱调皮捣蛋的人,但是却非常突兀的出现了孟鹤堂,周九良进去以后一脸懵,堂堂怎么也在,还没等怎么样呢,就看见秦霄贤以群主身份艾特了大家


“临近考试还有一个月,为了缓解压力特地建了一个群放松,请大家注意!!?在本群除了学习什么都可以聊,周六我请大家去唱歌,每个人必须到,不准不来!!”然后大家的消息纷纷刷了屏


“老秦,你家有矿啊这么好”


“老秦家没有难不成你有啊,请就去呗,孙九芳你话真多”

然后秦霄贤又单独艾特了周九良


“周九良同学,请你务必来玩,还一定要记得带上你家邻居亲爱的堂堂”


“秦霄贤,你嘴欠抽吧”


然后周九良私聊秦霄贤

“你要我带他去干嘛,你不说平常都和他不大说话的吗,还非得让他去干嘛”

“一起见证你打赌输了的惩罚呗,再说了,都快毕业
了大家聚一聚不行吗”

“一起去吧,还有,你头像真丑”

“放屁,这是堂堂家以前的小狗,我看比你好看多了”


等放了假,几个人迫不及待的就等着出去嗨


“堂堂,堂堂,堂堂,你干嘛呢,还去不去啊”


“我把这题最后这写完就去,就再等我一会儿啊,就一会儿”



过了会,孟鹤堂才站起来准备走,周九良蹭的就跑过去拉着孟鹤堂就跑


“秦霄贤请客,肯定有好吃的,走走走要不没了”


那边秦霄贤他们商量着什么,整个包间里都是笑声,好不容易等他俩来了,都起哄让他俩喝酒

“疯了吧,堂堂不会喝酒”


“这是啤酒啊,大哥”


“那不行,人家好学生你以为是你啊,我来吧”周九良拿起一个大啤酒杯就在那喝,喝了三杯后又喝了一杯说是替孟鹤堂的



说实话,周九良之前也是基本没喝过酒的,就以前喝了杯红酒结果睡了一天,这几杯啤酒下去周九良又涨又有点晕晕的


“行了,来吧你们几个,说惩罚是啥吧”



秦霄贤几个把周九良拽到门口偷偷附在耳边说着悄悄话


“我的天,你们几个变态吗?不行,换个惩罚,别的我都接受”



“我们几个可就这一个想法”孙九芳在旁边戳着周九良


“可是说好愿赌服输的啊,周九良你说话不算话”秦霄贤就在旁边说着



“你俩是发小,光屁股长大的,那怎么了”



周九良喝了几杯酒有点晕晕的,又加上那几个人叽叽喳喳的不停给他洗脑,然后他就答应了


“堂堂,我打赌输得那个惩罚你能帮我一下吗”


坐那吃水果的孟鹤堂一口答应着


“行吧,什么惩罚啊,咋帮你啊”



孟鹤堂起来跨过地上的酒瓶还没走几步就感觉周九良贴着了自己,然后唇上一热,周九良吻上了自己,孟鹤堂脑子里一片乱,他抬眼看着九良紧紧闭着双眼一只手扣在他脑后,孟鹤堂情不自已的给了一个小小的回应还咬了周九良一口,周九良才睁眼看到了孟鹤堂的眼睛和脸,试着了嘴上的疼急忙松开了人,孟鹤堂也懵了


其他几个人才起哄到


“好了,九良打赌的惩罚结束了,我们绝对不说,玩游戏就是玩游戏”秦霄贤做着发誓的手势,其他几个人就跟着


“我们绝对不说的,放心,谁说谁孙子”


周九良什么也没说,就盯着孟鹤堂,孟鹤堂也什么都没说,转身拿起了沙发上的外套说了句先走了,就离开了,周九良知道孟鹤堂可能生气了,晕晕的脑袋也清醒了许多,跟着就要跑出去到了门口锤了秦霄贤两锤



出了门口,看着孟鹤堂走远了周九良赶忙跑着追过去


“堂堂,对不起,我就是当时脑子一热,然后那个惩罚我就答应了,真的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


“无所谓,一个惩罚罢了”孟鹤堂没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其实眼泪已经闷在眼眶里


回家的路上任凭周九良说什么,孟鹤堂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回到家的俩人躺在各自床上望着天花板,孟鹤堂他自己知道,如果说那些感情比如小时候喜欢什么事都依赖着周九良就算是被欺负也愿意靠近他时是因为幼时玩伴的原因,初中时候是懵懂无知习惯了的原因,那么现在的他比谁都清楚,在少年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喜欢上了周九良,所以他开始变得不喜欢与其他人聊天,只愿意把笑留给周九良,他觉得这样就挺好,他也在周九良追叶然那个时候心里偷偷难过,不过他明白,他的喜欢是在心底里不可告人的,有点不正常的喜欢,他能做的就是皱个眉头,心里滴一万次血,然后在他借钱买礼物给那个女生时大方的借给他。

今天周九良的那一吻他并不生气,其实心里很激动,可激动过后他又明白那不过是他打赌输了的惩罚罢了,那个吻对于周九良来说只是个惩罚,孟鹤堂害怕自己的这个心思会随着那个吻开始一点点向外扩散出去,他怕那个轻轻的回应会让他察觉到,他望着天花板上的想了好多,他决定佯装生气,然后让自己疏远周九良,这样他就会慢慢忘了周九良从小到大对他的欺负和对他的好,避开那个不可告人的感情


而周九良也是彻夜未眠,他知道自己今天做了他从小到现在对孟鹤堂最混账的事,闭上眼努力不去想,脑海里却又浮现出孟鹤堂那张脸,今天在昏暗的包间里他只最后睁眼就看见了孟鹤堂长长的睫毛和带着闪烁光芒的眼睛,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注意过,他和小时候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时候完全不同了,怪不得初中时候就有女生写情书托他带给孟鹤堂,只不过那些情书不是被他严词回复拒绝就是给扔了,想着想着他突然觉得如果那个吻再长一点该多好然后又摸了下被咬破的下嘴唇,紧接着清醒过来的他抬手给了自己脑袋一下,龌龊,该怎么再去面对他呢,今天下午堂堂那个样子是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的,估计是真的特别恨自己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了,周九良急的抓了抓头发,决定明天在路上一定要和他好好解释道歉


第二天周九良比平常早起了半个小时,站在孟鹤堂家门口敲门,等打开门得来的消息却是孟鹤堂早就已经先走了,就好像知道周九良会早起一样,周九良知道孟鹤堂开始生自己气避着自己了


孟鹤堂心里也难受,可是他更怕自己哪天控制不住突然对周九良表白会让他恶心自己,厌恶自己


往后的日子,孟鹤堂不是去的特别早就是特别晚故意和周九良错开,晚上就算周九良等着他他也会当做空气一样不理不睬,以至于两家人都以为俩孩子打架了,对于不知道孟鹤堂内心的周九良来说,他觉得特别煎熬,面对着对他这么冷漠的孟鹤堂心里没由来空的难受,说不出来,就像西瓜中间最甜的部分被人挖掉了一样不舒心





你是年少的欢喜(二)

     皮皮周     &     老实堂


——————————————————————

“咳咳,周九良,新的一天要不要从赌约开始”大早上的秦霄贤就又跑过来还挑了挑眉


“知道,学习可以吗先,起开”


“我可是等着呢啊,昨天说的,今天开始算起下个月13号我可等着看呦”



周九良看着坐在自己前边的叶然,觉得自己为什么该死答应秦霄贤啊,叶然长得算是还不错,学习成绩也不错,就这么想着周九良一点东西没学进去,盯着人家看



可是自己不喜欢她啊,没办法,来吧!!!



最后两节是自习课,空前的没有老师来抢课,周九良咬了咬牙,真特么难为情,用笔戳了戳前边的女生



“那个,叶然,我这不会你给我讲讲吧,上课没听仔细”


女生转过身,很耐心对他讲着,时不时抬头看眼周九良,有一次俩人目光相对,吓得周九良急忙低了头,心里一万遍“秦霄贤,你大爷的”



秦霄贤呢,做后边不闲事大,磕着瓜子,笑眯眯的瞅着,是不是咳几声,其他几个男生就跟着咳,孟鹤堂也瞅见了,看了一会儿又低下头写着试题



接下来的日子里,周九良见天什么都不会问人家,然后趁机给人偷塞小纸条


“Give me a chance, I will let you live in the sun, I will for you to become only belong to your sun(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让你生活在阳光里,我会为你成为只属于你的太阳)”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天天塞纸条,后来姑娘害羞了,他就偷着往人书包里塞纸条,塞零食,一时之间全班都知道周九良要追叶然了


孟鹤堂放学基本没再和周九良一起,周九良放学就跟着那女生,那女生也害羞偶尔和他说几句,可是在一起这个倒是没怎么表明态度。



周九良有时候也特郁闷,秦霄贤不是说她也是喜欢自己的吗,这怎么这么费劲吧啦的啊,自己都快被自己恶心死了,他自己都还没吃那么多小零食呢,倒都给她了,都怪那几个小兔崽子,可是烦也没办法啊,话都说了,坚持吧


孟鹤堂在这半个月里第一次又和周九良一起回家了,哪成想半道上周九良管他借钱



“堂堂,你能借我点钱吗,我没钱了,我起的晚赶着去学校早饭都吃不上了快”周九良一脸委屈


“都买零食送女生了吧,你喜欢她吗”孟鹤堂突然停住问他


“啊……那个……喜欢啊,不喜欢我追她干嘛啊”周九良自己都快郁闷死了,心中一万句“我不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个大头鬼啊”可是和那几个打赌时说了谁也不能告诉,忍着吧

“等我明天给你带吧”孟鹤堂手攥紧了快步走着



“堂堂,有那么快干嘛,等我啊”


其实周九良知道孟鹤堂一定会借给自己的,虽然自己从小欺负他,扮鬼吓他,逮只青蛙扔给他,最皮因为他不给自己抄还把他作业给撕了,但是每次孟鹤堂有好吃的就会塞给他,爸妈不让自己吃太多零食怕胖到减不下来肥,他就偷偷的放进书包说来找自己写作业然后塞给自己吃,他永远坐在那看着自己吃完然后笑眯眯的走,就算第二天被自己欺负死也照样会拿着零食给他


“我给你先带了二百,我压岁钱”第二天孟鹤堂在路上把钱给了周九良,周九良塞进了自己兜里


“你今天早上是不是也起晚了,我在门口等了你半天”



“嗯,昨晚睡不着觉,半夜才睡的”


“你吃饭了吗”孟鹤堂转头问着



“胡乱的塞了一个包子,你没看我出门那会嘴里涨着吗”



“奥奥,我带了个面包,给你吧”孟鹤堂刚想翻包


“不用了,我一会儿去超市给她买零食顺带买个东西吃”


“奥,行吧”孟鹤堂停下了动作的手,眉头一皱又继续走着


一进教室发现不对头,秦霄贤那几个都看着自己



“九良,今天可是叶然生日啊”周九良一懵,我零食白买了还得去买礼物,周九良没说啥,坐下把零食塞给叶然



中午吃饭那个空他跑出去买了一束花,放在了叶然的位子上


“咦~”全班人看着这个都哄笑着,只有孟鹤堂没有,他咬了咬嘴唇,继续低头写作业



秦霄贤把周九良叫了过去


“哎,你不会来真的了吧,真喜欢人家了啊”


“没有,要不是为了赢你我这样,滚开吧”


周九良回去坐下,一抓脑袋觉得真烦

这一个月说快也挺快的,周九良死缠烂打了这么久也没见动静,看着就快到日子了,最后一把拼了


这天下了晚自习,周九良拦住叶然

“我追你这个事,你同意不同意吧”


“我觉得现在还是先好好学习吧,等咱俩毕业了再说吧”周九良还想再问结果人姑娘走了,转头一想,啥叫毕业了再说啊,毕业了更不可能!!



本来想还剩最后两天了,再磨磨她,谁知道第二天听说人家发烧请了三天假,必输无疑了




秦霄贤笑着



“九良啊,输了吧”


“有什么惩罚说吧,我这可是够够的了,结束了也算完”


“这惩罚啊,我们得慢慢想,但是说好了,不管什么惩罚,要是不接受就算孙子啊”

你是年少的欢喜(一)

皮皮周   &    老实堂


    ——    ——   ——   ——   ——  ——


“九良,九良,你化学那几张卷子做完没”一个身穿校服的男生问着周九良



“做完了,怎么,想看啊,叫声爸爸听听”周九良转过身打趣的看着那人


“谁看你的啊错了怎么办,化学老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啊,错一个十个俯卧撑还得站墙角,你把孟鹤堂的借来我抄抄,快点啊,我们和他都不熟就你和他天天一起,帮帮哥们吧”



“什么好处”



“没有,你就看着我受死啊,前天化学老头就点名说下节课叫我,求你了行不行,九良哥,哥,拜托啊”那人趴在桌子上双手合十



“行吧,不过这得记着一次啊”



“好好好”周九良转过身去对斜对过两排的孟鹤堂吆喝着



“那个,堂堂,前几天的几张化学卷子借我看看行吗”孟鹤堂听到并没有说什么点点头,但是却已经在动手找了



“呦呦呦,堂堂,叫的真好听”一群人起哄着,就连女生都笑了



“秦霄贤,你可别丧良心啊,谁求我借的,还给我一块起哄,不想看了直说”



“错了错了”



孟鹤堂把试卷递给了周九良,又坐回去写着其他科的卷子



“给你”周九良把卷子递给秦霄贤,字迹工整却不似女生那样秀气




“呦,堂堂”叫秦霄贤那个拿过卷子就冲着孟鹤堂的位置大喊,眼睛却瞅着周九良满是邪恶的笑



“滚”周九良到没觉得什么,孟鹤堂那边脸却微微泛了红




晚上下了晚自习几个人急着出了教室门,揽着周九良




“九良,还有三个月就高考毕业了,咱玩个游戏打个赌行不行,要不怪没意思的”




“不赌”



“有意思没意思啊,玩嘛,顶多输了的有个惩罚,不敢玩啊”




“谁不敢玩啊,来呀”一听这话秦霄贤几个人围着周九良



“我们哥几个都商量好了,就是…………”话刚说完


“秦霄贤,你大爷”


旁边几个人起哄着



“谁不知道叶然喜欢你啊,要是追成了,我们哥几个任你使唤,不成的话我们几个就要求你一个人做一件事这还不成啊”



“万一追成了,我不喜欢咋办”




“那就再说不合适,脑子发热当时,用学习做挡箭牌嘛,重点你得追着啊”



“答应不答应啊,啊”


“好”



“一个月的功夫啊”周九良点点头,几个人揽着他准备走,发现周九良没动



“不走,你干嘛呢”



“他等孟鹤堂呢,他俩一个小区对门的邻居,忘了啊,咱先走吧”另一个说到



“那我们走了啊,别忘了那个事”秦霄贤向周九良发送了一个眼神



“滚吧”



孟鹤堂正好从办公室给老师送东西接着问了个问题出来



“等一会儿了吧,我去拿包”孟鹤堂在班里平常笑的少,就对着周九良的时候笑容算是多的,笑着对他说了句话刚想转身回教室



“我给你拿了,那几张卷子还有你用的东西我带上了,走吧”



孟鹤堂和周九良是发小,俩人住着对门,加上周围同龄里就三个男孩其他都是女孩另一个男孩还在外地上学,他俩打小一起玩,因为孟鹤堂不爱说话周九良就老是欺负他,加上从小到大俩人都在一个学校,周九良知道孟鹤堂怕鬼就每天晚自习在路上吓唬他,孟鹤堂胆小经常被吓哭,周九良因为这也不知道被揍了多少回,每回都死性不改,到后来上了高中就好多了,孟鹤堂学习又特别好,周九良虽然吊儿郎当但是学习还也不错常常请教一下孟鹤堂


俩人习惯了从小到大一起放学回家,路上周九良又问




“哎,我当时忘了就叫了你小名,不生气吧”周九良侧头歪过去看他


“不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啊,你吃东西吗,咱去买点”孟鹤堂问他


“不吃了,变肥了娶不到媳妇怎么办”


“你想的可真长远呢”俩人嬉笑着回到家



有时候周九良就在想,孟鹤堂和他一起时挺开朗的啊,怎么在班里就这么冷漠一人啊,因为学习还是有病啊,也不想有病,可能就是不习惯和很多人说话吧……有时候想着想着就去干别的了



现在周九良脑子全是那个该死的赌约,追女生,他之前可一直是好学生啊,就是偶尔皮一下,追女生?反正秦霄贤说叶然也喜欢他,那应该很好办吧,双手枕在后脑勺


秦霄贤你们几个死东西等着吧,非让你们几个在操场学狗爬不行

秘密

题目乱写,渣渣文笔

*   *   *   *   *   *   *   *   *   *   *



“孟哥,孟哥,孟哥”昨晚本来就到了很晚然后大家出去吃了顿烧烤喝了点酒周九良就醉了,头疼的厉害一直睡到下午五点多,此刻刚醒的周九良满头大汗,眼角还带着泪,看着身边空着的地方,突然心揪了起来,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他看着空了的床边位置心突然慌的难受

“孟哥,孟哥,孟哥”呼喊的声音带了一丝丝哭声,听不到回应的周九良一下子坐了起来,鞋子都没穿光着脚从卧室里跑出来,厨房,厕所,阳台都没有,他突然慌了起来,想起梦里的场景,忍不住坐在沙发上呆住了

孟哥呢,去哪了,怎么没见人啊,今天没演出啊,脑子乱乱的,心里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他和孟鹤堂在一起才三个月,当时还是他喝醉了孟鹤堂送他回家路上搂着他孟哥表白的,他不记得孟鹤堂说的那些话了,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说的和孟鹤堂回他的最重要的那一句

“孟鹤堂,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了在你身边,我真的喜欢你,我不只是想在台上和你那么亲密,我怕你讨厌我,我不敢说,可是我看到今天老秦和小梅在一起了,我多难受吗,为什么他们就可以在一起,我就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啊,我难受”泪珠吧嗒掉在了孟鹤堂扶着他的胳膊上



他就隐隐约约记得他问了一句,我想和你在一起,然后孟哥说了一个字,好


就是那天开始,他俩就在一起,周九良偷偷的搬到了孟鹤堂家里,但是这三个月周九良始终不敢相信,他怕孟鹤堂只是怕他难受所以才答应稳着他,今天做了那个梦看见孟鹤堂不在家里,九良突然害怕了,孟哥一定不喜欢他,走了

就在这时候,听到了转动门把的声音,他跑过去看见提溜着菜和零食的孟鹤堂站在门口突然抱住他大哭了起来


“孟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以为你走了”周九良的泪打湿了孟鹤堂的T恤



“你睡了个觉这是怎么了,哭什么啊,我醒了看看家里没吃的了我去超市买了点东西怎么会不要你了呢”孟鹤堂把提溜着的零食放到了地上,搂着周九良到了沙发



“怎么了,和我说说”


“我梦见,你突然对我说你不喜欢我,和我在一起只是可怜我,怕我想太多难受,你根本对我没有感情,梦里的你特别真,很快你就结婚了”周九良特别委屈的说着



“这不是假的吗,这是梦啊”孟鹤堂笑着摸了一把小卷毛



“可是我醒了看见你不在我以为是真的了”



“假的啊,孟哥怎么可能走了啊,别瞎想了,我去做饭,你要是饿了先吃点零食垫吧垫吧,别吃太多啊”孟鹤堂拿起菜进了厨房,看见九良坐在沙发呆滞的样子也有些出神


他其实也喜欢着这小孩,陪着小孩一起长起来,看着他从一个小团子长到现在,他也不是没感情,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尤其是台上九良冷淡的风格有时候都不让碰我害怕,孟鹤堂毕竟长他几岁,他也怕小孩万一不喜欢自己然后自己对他说了,小孩讨厌他怎么办,就苦苦忍着,他真没寻思到那天喝醉了九良对自己表白了,也是那天他才知道原来小孩也喜欢他,他说出想在一起的那句话时,孟鹤堂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可是他们在一起三个月了谁都没和说过,小孩没问过他为什么会答应和他在一起,自己也没对他说过,俩人就这样住在一起,看着沙发上的九良孟鹤堂知道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要不他不会做那种梦也不会因为这个哭,他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他,而且应该给他一个交代


俩人吃过饭,孟鹤堂破天荒的要拉着九良去跑步,出了门根本没跑起来,就是走着玩呢,一路上孟鹤堂也没大和周九良说话,一直低头玩手机,手指乱飞的打着字,还不让周九良看,周九良心里更是不舒服了,一掏兜发现手机没带,俩人就这么逛了一个小时才回家,回到家周九良也没着急看手机,洗了个澡坐在床上慢慢悠悠拿起了手机,发现微信差点炸了,几百条消息是有的


老秦:咳咳,你俩太不仗义了吧,我和梅梅在一起还请你俩喝酒来着,你俩住了三个月了一起都没和我们说,真心寒,别忘回头得请喝酒的,我和梅梅祝你俩百年好合


张九龄:(语音)九良啊,我代表九字科向你表示祝福,一定要和孟鹤堂携手一辈子啊,(九龙的声音)什么你就代表九字科了,滚,九良,幸福啊……张九龄你给我滚开,我没说完呢……



烧饼师哥:九良啊,在一起就好好的,小孟要是不好你就告诉我,我打他啊,别忘了可得请喝酒啊,毕竟都住一块这么久了我们都不知道



…………



周九良寻思就出去一个小时这是咋了,看到手机通知栏里还有孟哥发的一条微博,急忙打开,看到了孟鹤堂一个小时前发的



“余生和小先生一起”艾特了周九良,然后是那会出去散步的背景图片,啥时候偷拍的???想了一会他点了个转发


“先生,我陪着您”艾特了孟鹤堂,这时周九良突然明白孟鹤堂为啥一路子不让他自己在干嘛呢,原来是向大家公布了



恰巧孟鹤堂洗完澡出来了


“你看到了”然后坐到床上


“九良,我知道你之前在忧虑什么,我不是可怜你才答应你,我也喜欢你这么多年,可是我不敢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我,我不敢,直到那天你喝醉了说想和我在一起我才明白,我不会离开你的,你放心”孟鹤堂说话就看着九良的眼睛



“你可吓死我了”



“看着你今天的样子,我就没问你然后公布了,你不怪我吧”



“不会”


周九良突然前倾压倒吻住了孟鹤堂


“先生,往后余生都是你!”

要问怼人哪家强,北京德云您来瞧(部分图)

没有道理,没素质的为何不怼

活该

我怕是得了失心疯😂

————————————————————

下了台的孟鹤堂气冲冲的走向更衣室,周九良在后边紧跟着,想着这是咋了啊

“孟哥,你咋了,你怎么突然生气了,刚台上不还好好的吗”孟鹤堂也不理走到了另一边周九良也跟着到了另一边,还是歪着头问个不听

“怎么了这是”然后捧起孟鹤堂的脸,仔细瞧着

“你看这气的,这要是带了美瞳准能掉出来”

孟鹤堂挣开把东西往包里收拾着任凭周九良怎么逗他就是不说话

他生气的原因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那会在台上周九良手被扇子上那刺儿扎着了他想拉过周九良的手看看拉了两次都落了空,落空就落空吧,这家伙还好死不死的拿扇子打了自己几下,打就打吧,没一会儿又拿起那扇子玩然后又被扎了,扎就扎吧,结果他亲眼看着那傻子把手按在了桌子上,那刺儿啊就这么进去了,看着他呲牙那表情,就光想打他,活该!!
可忍不住心疼啊,气得慌,怎么这么白痴啊

一路上也不和他说话,明知道扇子有刺儿还碰,碰了还把刺给按进去了,每次回家就说手疼,但是又不知道在哪,寻思着他一个弹弦的怎么这么不爱护手啊

到了家,周九良紧跟着问,把孟鹤堂也问烦了,一把抓过周九良胳膊坐在沙发上

“想知道?”这是下了台孟鹤堂对周九良说的第一句话

“想想想”周九良可劲的点着头,要是不问出来怕是今晚他都睡不着觉

端起周九良的手,看着

“你为什么不好好爱护手啊,你得弹弦的啊,这样不疼吗,明知道都扎上了还去拿扇子,结果又扎进去了,你还往里摁,挺舒服是吧,我拿几根针给你扎里边舒服舒服啊,你怎么这么傻啊,不疼是不是”

“疼”

“疼你还那样,手怎么这么不得闲啊,桌上有玩具不会玩那个啊,扎手了还碰”

“你不是说,不要老是玩那些个玩具吗”

…………

“你脑子是笨的吗,我怎么这么想打你呢”孟鹤堂刚佯装伸手的样子,还没怎么着呢

“啊呀,孟哥疼,手疼”

“啊,疼了啊,让你作,我给你挑出来啊”孟鹤堂找来了一根针拿着周九良的手试探着

“疼吗”

“疼”

“活该”

“感觉还疼吗”

“疼”

“活该”

忙活了半个小时,周九良才说感觉好多了,按着不疼了,俩人才算完,周九良盯着孟鹤堂

“呦,这是谁家的人啊,怎么这么好啊,想给抢走”

“是二傻子家的”孟鹤堂瞥了一眼戏精上身的周九良,也跟着一块

“一个二傻子把我骗到手的,可是二傻子太傻了,我想走”

“那你从了我吧”周九良一把抱住孟鹤堂

“不行,我不能和扎手的大傻子在一起”

“可是你命中注定就得遇到傻子啊,傻子媳妇”

“滚”

昨天看有话好好说,高老师,栾队和少爷的那个作品,我的天啊高栾简直甜死了好吗

栾:我shan岁

高:我shi岁

栾:我叫圆圆吧,圆圆满满的圆圆

高:那我叫满满

观众:咦~

然后仨人,我的妈呀,和孩子一样,简直萌翻了啊

你的余生

*切勿上升蒸煮!!

*切勿上升蒸煮!!

*切勿上升蒸煮!!

————————————————————

“孟鹤堂,我喜欢你”这是周九良在连续三年中第七次表白,他也只有在表白时才会叫他名字

“孟哥知道,孟哥也喜欢你啊”孟鹤堂笑着抬手拍了拍周九良的肩膀


“走吧,快回家吧”说完孟鹤堂就先走了,周九良一个人在原地深呼吸一口气将手里的汗擦在了衣服上


孟鹤堂站在路边等车,他知道周九良说的那个喜欢是哪种,他也相信周九良也明白自己对他说的喜欢是哪种。他并不排斥厌恶同性恋,如果真的遇到了对的那个人性别不对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他对九良没有那种感觉,孟鹤堂觉得无非是九良从17岁就跟着他对他有了依恋,然后误把这种依恋当做爱恋了。他每次都是笑笑觉得九良还是不明白


九良自己清楚,他二十多岁了他清楚什么是爱,无果就无果吧至少还能见到就好,反正心里那感觉是抹不去的。


“那个,九良我先走了啊,不和你一起了”孟鹤堂急匆匆收拾着东西,周九良有些疑惑他最近怎么了比自己都着急下班,九芳换完衣服看着九良盯着孟鹤堂走了的方向拍拍他


“瞅什么呢,孟哥是约会去了,你也麻溜找个吧”九芳拍拍他



周九良呆住了,他想过孟鹤堂不会接受他可没想过他这么快找了个女朋友,距离上一次告白也不过一个月罢了,心中那感觉堵得慌想哭又哭不出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没过一星期呢队里都知道了,大家纷纷过去又是道喜又是让请喝酒的,还说顺便介绍嫂子给他们认识认识,唯独周九良没过去大伙不知道孟鹤堂知道



“好了好了,改天改天行不行,快去准备去别跟着凑热闹了”孟鹤堂散开人群走到周九良身边

“走吧,九良,换衣服去了”

“奥”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欢声笑语》,表演者 孟鹤堂 周九良”主持人报完幕下去他俩上来了,一切照旧就是九良情绪不高特别低落,好几个包袱都掉了还是孟鹤堂自己捡起来的,孟鹤堂看出他情绪不好可也恼火他这么不用心,忍着下了台就批评了他一顿


“九良,我看出你情绪不怎么好,可是你不能带到台上去啊,要是我不给捡起来咱俩就在那干站着吗”孟鹤堂说话时脸上有点红,他很少这样凶过他

“孟哥,对不起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周九良攥着衣角低着头


“算了算了以后别这样了,上场帘一掀你就不是你了,不管你多么难过或者怎么样都得打好精神”孟鹤堂说完扭头走了


孟鹤堂和那女孩谈了一年多了,他求婚了一次女孩拒绝了,说时机还不成熟她还不想结婚,那天孟鹤堂叫上周九良喝酒去了,孟鹤堂喝了很多,嘴上说着无所谓还没分不差那会可是行动上可看的透彻,孟鹤堂醉醺醺的路都认不清,周九良背着他出了饭店,这会晚上十一点多了外边的雪小了些,路上人不多,路灯把人的影子投在了雪上


“孟哥,你说我是不是生错了性别啊”周九良看着他的眉眼冲着孟鹤堂说到,孟鹤堂哪里分得清说的什么,就靠着周九良的肩膀。到了孟鹤堂家里,周九良给他脱去羽绒服倒了杯热水,把他扶上床去盖好被子,望着床上脸通红的人,那是他心心念念都想在一起的人啊,可是却因为别人醉成这个样子,轻叹一口气给人捋了捋头发,转身去厨房熬了一锅粥,粥熬好了又去看了一眼那人,给人写了个纸条走了。

孟鹤堂次日下午才醒,看到枕边一张字条


“给你熬了点粥,醒来记得热一下”


孟鹤堂摸着昏昏沉沉的头向厨房走去,是一小锅菜粥,想着今晚没他的事,准备出去逛逛


雪早停了,孟鹤堂穿的很厚实开着车在下过雪后很滑的路上走着,慢慢的走着,看着下雪后的北京白茫茫的


周九良和宋昊然返完场也就结束了,下了台换了衣服收拾着粉丝送的东西感觉后台怎么这么压抑啊都匆匆忙忙得,自己就说了一场的功夫有点不对劲啊,想着是不对劲可也没多问,收拾好打开手机,发现群里怎么都炸了


烧饼师哥:小孟开车出事了


几个大字映入周九良的眼帘,他明白后台怎么不对劲了,问了烧饼在哪家医院打车就过去了,抢救室门口大家都来了,辫儿哥九郎,烧饼,四哥……大家看着周九良跑来都过来给他宽心,毕竟那是他亲生搭档



“九良,你孟哥命大肯定没事啊,别担心”四哥过来拍了拍他


“就是啊,辫儿那时候也挺过来了,孟哥肯定也没事啊”周九良的脑子嗡嗡作响,他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在心里默默祷告,只要孟哥没事就算拿他这条命抵了他也愿意


手术进行了一天一夜,看着医生护士进进出出大家的心都悬着


“病人已脱离生命危险,但是颅内受损严重不排除以后成为植物人的可能”这一句话众人都由喜转悲,周九良只记着他孟哥还活着,活着就好,周九良走到医生面前


“活着就好,我照顾他”周九良的话比医生的话更为让大家吃惊,但是也都想着顶多住院时候照顾照顾,大家各自都去了病房隔着玻璃向里张望。



他的女朋友来过一次然后就不见了,也是毕竟不能耽误人家啊,往后的日子周九良每天都会来看望孟鹤堂,晚上下了场不管多晚都会来,在医院住了半年后,孟鹤堂被通知可以回家了,植物人在医院和在家没什么区别,周九良不顾反对把孟鹤堂接到了自己那里,那天他克制着眼泪告诉师兄弟们


“我喜欢孟哥,从我跟他那时候就喜欢,我向他表白了很多次孟哥没回答我,没事,我心里有足够了,他现在虽然这个样子可是毕竟他还活着啊,活着我就能照顾他”

这些个人熟悉他的不熟悉的都挺吃惊的,九良平时特闷不爱说话,可是这一次怕是谁也拦不住了



栾云平作为总队长想劝他几句,毕竟他还年轻,可刚张开嘴还没出音就被九良拦住了



“栾哥,您甭说了,我决定了孟哥的以后我照顾,我这就去找师父”



“师父,我想请几年的假,我想……”



“九良啊,你师哥刚和我说了,你这可正是时候啊”


“师父,我本来就是孟哥的捧哏,这正当时也是和孟哥一起,我想好了,等他好些我一定回来”



“唉,去吧去吧”



周九良将孟鹤堂接到家中托九郎他们照顾,连夜飞去了孟鹤堂老家,三天他才让孟鹤堂父母同意,那一天他甚至给他们跪下,他发誓他会好好照顾孟哥的



他又赶着回去了,三四天的功夫甚是疲惫,可是回到家看到孟鹤堂躺在那就什么都没了。



他听说植物人要别人多和他说话,按摩,他听着医生的嘱咐每天定时翻身,擦身子,他张不开嘴只能吃流食,周九良就把东西熬成糊喂他,每天给他讲故事,讲他们的从前,他大小便失禁他就小心伺候着,会给他弹弦唱小曲,也会趁着太阳好的时候背着他到阳台去,晚上他就睡在他旁边,方便给他翻身



有时候周九良也会睡不着,凌晨一二点的时候他窝在沙发里偷偷哭着,翻找着他俩从前的视频,偶尔也会很怀念那时候,没人和他说话他就对着视频给手机里的孟鹤堂捧哏。擦完眼泪洗把脸又躺在孟鹤堂身边,攥着他的手,太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每天重复着这样的日子有两年了,那天半夜周九良感觉到了手心里的微微颤动,他猛的起身看见那弹吉他的手微微动着,他握着那双手哭着喊了一晚上的孟哥。第二天大家都收到了九良的消息纷纷赶来,孟鹤堂睁眼了,两年未睁开的眼里没有了从前的光芒,而是像孩子般的迷茫



背去医院医生也说很不容易了,不过他现在的智商也就在四五岁,如果能说话也就只是简单的词一个一个往外蹦,虽然这样但周九良依旧很欣喜了。往后的日子周九良照顾的更是仔细,会抱着他去看电视看动画片,会用轮椅推着他到处去看看,他也可以自己咀嚼一些软的容易下咽的东西,在所有人都以为孟鹤堂就能好转了的时候,第四年孟鹤堂有昏迷的状态检查被医生宣布孟鹤堂开始出现全身器官衰竭的现象,这次是真的过不去了。


周九良仍旧悉心照料着,第五年还未到春天孟鹤堂走了。周九良从知道他器官衰竭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太快了,那时候他还活着就算他不动但是他还有呼吸,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一切都变成了回忆,那天他像疯了一般,他照顾了五年的孟鹤堂走了他却连他的葬礼都没去,他把自己关进卧室,对着空无一物的床哭,对着床笑,仿佛他还躺在那一样,跪倒在床边,像五年中的每个日夜一样



“孟哥,你不是说我老是不热情吗,说喜欢听我打板吗,我给你打,你想听什么我都给你唱,我给你讲了那么多故事,还忘了这个呢,我给你打”眼中混着泪珠带着哭腔的唱着



“我给你唱段绕口令,你以前让我唱的我都唱给你听,了”快板在手中震得手指也无意识的抖了下,周九良又抱起三弦



“你说我老是不带三弦演出每次都让你弹吉他,这次我给你弹啊”许久未停下,没戴甲片就这样手指弹着,指尖微微泛了红,周九良埋在孟鹤堂最后躺过的床边痛苦


“为什么这么快,连呼吸都不留给我了”


半年后,周九良重返德云社,他瘦了很多,一阵风就能吹到似的,想让他再多休息休息的他却拒绝了,然后给他安排了一个新搭档,他没有说什么,也再未提起过孟鹤堂,重返的第一场他做了很多心里准备



上场掀开上场帘的那一刻他想起他曾经对他说的那句话


“上场帘一掀你就不是你了,不管你多么难过或者怎么样都得打好精神”



周九良掀开上场帘,略带微笑走了上去,观众的掌声络绎不绝,还是那个捧哏位置逗哏却换了人,按照从前的那样说着。




他爱孟鹤堂,从未变过,就算孟鹤堂的心里从来没有对他产生过这种感情,可是他剩下的路是他陪他走完的,他不后悔那几年的时光是放在了他身上,他心满意足

捡了个儿子???

“九良,我一会儿回家不管我带什么回去你都不许生气啊”孟鹤堂挂了电话,抱着怀里的小可爱回了家


“九良,开门啊,九良九良”


“回来这么晚还不敲门吗,喊什么啊,你抱了个什么啊”


“孟鹤堂!!这就是你说不让我生气是嘛”


“九良,你听我解释,就是……”


“它洗澡了吗你就抱着,来,给我,我给洗澡去”


“洗了洗了”


“那你去换衣服洗手准备吃饭”周九良抱着小狗向浴室走去


“我再给它洗一遍”


“你不生气啊”孟鹤堂小心的试探着


“我生什么气啊,你看它,大眼睛双眼皮睫毛忽闪忽闪的和你长得多像啊”

“你死开”


俩人吃完饭就都窝在沙发里逗狗,几个月大的小狗特别招人稀罕


“给他取个什么名呢”周九良摸着自己的钢丝球

“叫小仔儿”


“不行啊,孟哥,我怎么觉得这名叫起来这么熟悉啊,啊呀,一时想他不起”周九良一脸茫然的小表情


然后俩人异口同声“陶阳!!”


“不行不行不行”


“它毛是黄色的,叫大黄吧”周九良瞅了眼随口说到


“大黄,大黄,你想被揍死啊,死开,我来”孟鹤堂夺过狗子抱着摸着他的毛

“随便起个吧,叫可乐吧”孟鹤堂亲了一口怀里的小狗子


“应该再加个百事”周九良贫嘴着


“九良你知道吗,这是我在回来路上捡到的,全身脏的啊,我看它挺可怜的就抱回来了顺便去了宠物医院给它洗了澡做了个检查打了一针”孟鹤堂一脸宠溺的看着小狗


周九良压低身子看着小狗


“以后他是你爸我是你爹,记住了吗”然后扶着小狗的头点了两下


周九良揽住孟鹤堂亲了他一口


“我媳妇儿真好!”


“滚!你咋不说你是我媳妇呢”那小狗子也抬头舔了孟鹤堂的下巴一下,周九良蹭的就把狗子抱过来


“不许和你爹抢你爸知道吗,不许舔你爸知道吗,不许和你爸亲昵超过五分钟知道吗,反正就是关于你爸的都不许知道吗,知道就点个头。”小狗哪知道他说的什么啊,就四处张望


“好,代表你默认了”周九良非常满足的用下巴蹭了蹭小狗的头


“九良,你这么大一人了还和狗争风吃醋,要脸不”


“孟鹤堂只能是我的,谁也不能抢小狗也不行。”周
九良抱着小狗去找了个纸箱,找了件不穿的衣服垫在下边



“先睡吧啊,有事你就叫,叫了我也不一定起,然后明天去给你买个窝,买狗粮,买……”周九良摸着小狗打趣到


这功夫孟鹤堂走进来


“买什么狗粮啊,现成的不就有吗,是不是啊狗粮老师”周九良一把拽着他俩人跌在了床上



“是嘛,甜甜的孟鹤糖孟老师,那你喜欢吃狗粮吗,反正我喜欢吃糖”孟鹤堂知道周九良憋着坏呢,立马笑着解释


“没有,没有,哪里有狗粮,没有没有,我洗澡去”孟鹤堂咕噜爬起来直奔了卧室,周九良起来看着已经蜷缩成一团睡了的可乐


“你看你爸,比你还娇羞”


狗狗几个月就长得很快,孟鹤堂突然觉得噩梦一般,
可乐实在是太皮了


“周九良,你儿子把我鞋咬破了”


“九良,我眼罩怎么在狗窝啊”


“九良啊,它把我放在桌上的冰淇淋吃了”听着这话周九良蹭的跑出来抱着狗

“是巧克力的吗,狗可不能吃巧克力啊”孟鹤堂听闻此言


“不是不是,放心,你今晚想吃啥啊,我做饭,你抱着他别让他糟践东西了”孟鹤堂进了厨房


到了晚上俩人看着围着沙发转圈的可乐一脸无奈


“要不,孟哥,把它送出去吧”


“不行,我舍不得,没事,以后多教育教育就好了,来,过来”孟鹤堂一招呼,小狗就颠颠的跑了过去,又是蹭又是舔的,急坏了周九良


“周门孟氏可乐,你干嘛呢,忘了爹和你说的了是吧,过来,尾巴翘起来前爪抬起来屁股撅起来爹要打屁股”看着周九良的样子,可乐一下蹦上沙发,直接坐了周九良身上一阵狂蹭,引得孟鹤堂直笑

“估计也饿了,九良喂狗粮去吧”周九良倒是十分听话,他起来可乐也紧跟着起来了


“走吧,你九良爹给你喂饭去,你鹤堂妈看着呢”


“是爸,是爸”???


喂完可乐的周九良又坐在玩手机的孟鹤堂身边


“以后可乐再叫唤我去照顾它你就别动了,行不行”


“凭什么啊”孟鹤堂一脸不满

“因为爹的下边是个多啊,就是让我多操心的意思”

“你怎么这么贫啊”

“我不是心疼你吗,它就这么大又不是大型犬,你老得弯腰抱它腰很舒服啊,还动不动就跪下趴下蹲下的和它玩,受得了啊”这几句话孟鹤堂虽然感觉没啥道理但还是很感动,想奖励他一下结果被周九良摁倒在沙发上


“今天坐地上和它玩了一下午,我给你按会腰”


“九良你怎么这么好啊”


“因为我是九良啊”


接着孟鹤堂洗澡去,浴室传来大叫


“周九良,你儿子偷窥我洗澡还甩了我一身水”


“小兔崽子,我非打你不行”周九良提溜出来可乐把它关到了阳台


“还敢骚扰你爸了,今晚我和你爸睡觉不准再扒门了在这待着就”可乐不明所以,边呜嗷着边看着他爹拿着毛巾进了他爸正洗澡的浴室

别动,等着我

“九良,你要吃什么啊,孟哥给你做”

“九良,咱俩对对活吧”

“你看孟哥给你买的啥好吃的”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啊九良,是不是头疼不舒服啊还是还在怪孟哥把你三弦弄脏了,孟哥给你道歉好不好啊,你想吃啥孟哥都给你做行吗”

“九良,我给你把头疼药放在床头柜上去了别忘了吃啊,我出去趟”

“我回来了,可累死我了,我那会儿碰着辫儿和九郎了,非要把我拽走说我有病,嘿嘿,我给了他俩一人一脚,没敢使劲踹辫儿,敢说我有病,踹完我就跑回来了,然后顺带给你买了份草莓,你等会儿啊孟哥给你洗洗吃,这草莓可大可甜了我寻思你肯定喜欢吃”

“哎,九良你咋不吃啊,挺甜的啊”

叮咚,叮咚,叮咚

“九良你不舒服就先睡会,有人来了我看看去啊”,孟鹤堂走到门口给人开门

“饼哥你咋来了”

“烧麦,快点叫干爹啊,忘了”烧饼一拍儿子,小烧麦甜甜的冲着孟鹤堂叫了声干爹,烧饼进了屋里打量着屋里,孟鹤堂轻声的说了句

“九良不舒服在屋里睡觉呢,小点声”顺势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烧饼什么也没说,坐在沙发上搂着儿子说了句

“儿子听话,先去车里等着爸爸,爸爸和你干爹说点事,一会儿就去找你,就一小会儿啊,去吧”烧麦很听话拿着干爹给他的草莓和小汽车就走了,烧饼直到看到儿子进了车才转过身来,表情复杂不知是什么的情绪

他拽着在厨房忙活自言自语的孟鹤堂,把他拽进了卧室,他用的劲很大像是要把孟鹤堂捏碎一样,到了卧室才松开手

“你干嘛啊,九良在休息啊”孟鹤堂揉着被捏红的手腕

烧饼一把拽起被子,看着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玩偶,是粉丝送的人型玩偶身上还穿着衣服,他怒了,拿起那个玩偶冲着孟鹤堂大叫

“这是九良吗,这是玩具,你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他走了,走了,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你要把自己折磨到什么时候啊”原本就嘶哑的声音这时更加可怕,他满满的愤怒,然后将手中笑着的九良玩具扔在地上,孟鹤堂跑过去拿起抱起地上的玩具,似是清醒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没有他感觉特别空虚,让它陪陪我也好啊”双手抱着玩具,笑着的眼睛出来了几行泪水

烧饼见他还抱着那玩具,发疯了一般去撕墙上的照片

“你看着他只会更难受,你想想自己吧”然后他看到了那把三弦,刚想拿起

“饼哥,给我留个念想行吗,那上边有他的味道”烧饼没说什么走到了客厅,孟鹤堂也跟着去了客厅

“今天是你生日,可是你把自己糟践成什么样了,今天小辫儿给我打电话说看到你了病更厉害了,想带你去看看,你跑了,不管怎么样,明天下午两点我给你约好医生带你去看病,等着下午我来接你”说完就走了,孟鹤堂看着被烧饼弄得乱乱的家里哭了

孟鹤堂自从周九良走了之后精神恍惚,一会好一会坏

烧饼在路上脸色沉重,烧麦看出了爸爸的不开心,就拽着问干爹怎么了,爸爸怎么了,烧饼摸摸头说着没事,一路上想起孟鹤堂来不知是心疼还是该怎样,孟鹤堂病的不轻了,刚开始特别严重,大家怕他出事就把他带到园子里去,人家秦霄贤歌唱的好好的他突然跑上去,对着观众鞠了一躬,说九良是给他买蛋糕的路上被车撞了不过没啥大事,很快就好了他替九良谢谢大家的关心,还非要给大家唱歌,台下的观众却哭了,他们知道那时候周九良已经走了半年了,大家就看着孟鹤堂静静的在台上表演,很安静很安静

后来大家再把带到园子的时候都会把他关进换衣间,他就像个被人抛弃的小孩子,有时候乖乖的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的等着,有时候却疯了般得砸门要去找九良,大家都很担心,他以后该怎么办啊,不过偶尔也会有清醒的时候,看看照片约大家出去玩,后来有一次大家把他带去了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他说自己好了,可是他对周九良的执念还是很深很深,深到又变成原来的样子,只不过在一次收拾东西时他发现了那个玩具,从此就成了他的依托。烧饼作为他的师哥他的老队长他的兄弟真的无法这样看着坐视不管,给他约了一个心理医生也找好了一家精神病医院。

孟鹤堂从烧饼走了后清醒了许多默默地收拾起来那些东西,屋里没有开灯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脑子里却想了很多很多

那次是他和九良的周年专场,大家玩的都特别嗨,下了台俩人心照不宣的表了白,那一刻俩人都笑了仿佛商量好的一样,他俩正式在一起了。后来俩人住一块了,周九良搂着他孟哥对他说,都在一起了他不想叫他孟哥了,不好,他要叫他堂堂,孟孟,叫他全世界最甜的名字,他也还记得他俩第一次时,他疼的哭了,九良抱着他说算了吧,给他擦眼泪,他俩经过了许多终于觉得可以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了,不管台上台下他俩都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那天是他俩在一起第三年孟鹤堂的生日,孟鹤堂拍完戏在家,周九良演完以后以最快的速度换了衣服,招呼也没和其他人打匆匆的跑了,自他俩在一起后孟鹤堂的每个生日他都会给过得不一样,他说那是给对象过生日要特别用心特别用心,外边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是特别大但是一整天没有停过了,周九良自己亲手做了个蛋糕准备去拿,到了蛋糕店提留着自己做的蛋糕特别开心想的都是等着怎么给他一个惊喜,以至于他忘了看亮着的红灯

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十字路口围满了打着雨伞的人,九良躺在地上,蛋糕散落在一旁,奶油写的字已经看不清了,晚走了会又顺路的九芳看到了,送进医院,打电话通知各位师兄弟包括孟鹤堂,所有人都在抢救室门口焦急等着,孟鹤堂没说话只是哭着,后来医生出来了,一句抱歉我们尽力了,然后是白纸黑字的死亡通知书。

他,孟鹤堂,作为周九良的爱人签了字

他听说他躺在那时,蛋糕就在旁边,他翻开他背着的包里边有一对对戒,很简单却很漂亮,孟鹤堂从那天开始就疯了,他的记忆里永远都是那天之前的故事,他照顾生病的九良,九良给他讲故事,弹弦,只唱给他的情歌

一夜未眠,这次的孟鹤堂异常清醒,他翻看了那次周年的视频,还有平常他录过的小视频

“九良醒醒,看看我看这”

“你又拿这东西偷拍我,拿过来”然后是抢夺的声音,再然后就是周九良高举相机对着他俩

“今天是xxxx年x月x号,小孟仙儿早起偷拍我,我要给他一个惩罚”接着相机里呈现的是他亲了孟鹤堂一大口的视频

“九良,做的什么好吃的”

一张大脸贴在相机上

“我不告诉你,一会儿吃就知道了,过来亲我一口”

“今天是周九良先生和孟鹤堂先生的结婚典礼,有请二位新人登场,九良快过来了”

“幼稚,咱俩直接进洞房不就完了”

……

早上五六点了,孟鹤堂穿戴好,拿了一个小瓶子和一瓶水出去了,下午饼哥就得来接我,我得去看看九良,孟鹤堂来到了出事的那个路口,吃了小瓶子里的东西喝了口水,对面迎来了一辆车……

九良,都说人死后灵魂还会回到自己去世的那个地方徘徊,你一定还在这等着堂堂吧,九良把手伸给我,把堂堂扶起来吧,你看我把戒指都来了呢,九良都不想我嘛还得堂堂来找……

那天也是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不好意思,我们真的尽力了,死者之前也曾服用过大量的安眠药,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