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契约缔结(一)

你不听话,我就会慢慢吸干你,在我的怀里死去

—————————————————————

黑下来的天空里藏着几颗点点发光的星星,今晚的月亮也散发着迷人的光,一群长着翅膀的人在天空飞过,去往各自所寻找的方向

今晚是最后一波成人的吸血鬼被放行的日子,山顶破旧的大房子里就是他们的家,他们一族有个不算是族约的族约,族中会将未成人的吸血鬼养到成人之际放出,自行生活,无重大事情不回族,可自行繁衍,若有愿意留在族中的也可放弃出去的资格,而周九良就是放出中的一员,他们都在忙着找可以与自己缔结契约的人,愿意用血喂养他们的人。

而晚上就是他们寻找的最佳时机,白天,他们是见不得光的。

早上四点,天还没亮是孟鹤堂下班的时间,他在一家叫深夜酒吧的地方做服务员,酒吧白天不开门只有晚上十点半开始是它热闹的时候,孟鹤堂自己住,无父无母无依靠,凭自己的熬夜毁肾来赚钱,然而这是他晚上的工作,他白天是咖啡馆的咖啡师。

孟鹤堂拿着外套,背起背包疲惫的在路上走着,哈欠连连,在空中寻找人的周九良一低头就看上了他,他喜欢他的眼睛和他的唇,想着长得这么好看血肯定也是甜的,他悄悄的在他头顶上方跟着他,不巧的是也有一只吸血鬼看上了这个男子,既然如此,打一架是最合适的

如果说吸血鬼也可以分等级的话,那么周九良一定是强的那一只,他吸干了那个倒霉的同类,这种事情并不少有,很多都是因为看中了同一个人然后互相残杀,胜利的那一方可以吸干失败者,或许有些残忍吧,可是他们从出了山顶的那一刻就是为了自己活着,契约缔结,对他们很重要

有了它,就是有了一个保证,自己就不需要像鸟一样到处去觅血,契约者的血一次可以支撑一个星期可以维持法力最重要的事可以在阴天下雨的时候出去,这就是大家都希望找到契约者的原因,否则每天采食不同人的血很累,而且有的人真的是很不听话呢

孟鹤堂回家了,给自己倒了杯水喝点就躺在了床上,接着定上个闹钟,十点要去工作

周九良就是这时候从窗子里进来的,趴在孟鹤堂的一边,看着他,的确长得好看,凑上前在他颈边闻了闻,仿佛闻到了鲜血的香甜味,舔了一下嘴唇,等等吧,太阳快出来了,下午再出来吧

周九良藏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休息

孟鹤堂九点多醒了,匆忙的收拾了下自己胡乱的在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和一个面包,周九良在阳光照不到阴暗地方看着他,真是一点都不心疼自己

孟鹤堂六点半才下班,在外边逛了一圈回到家打开冰箱想拿点吃的却发现冰箱里被塞的满满的,牛肉,羊肉,还有好多菜和吃的,孟鹤堂的脑子里想的不是谁这么好心而是有人进了家里,他的钱!!!仔细找了一番,钱没有丢,正在纳闷着,他虽然也有不少朋友,可是给他买这么多东西的,是谁放的呢?

周九良从背后显了出来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句

“是我”孟鹤堂转身看见一个长着两个小尖耳朵,后背生出一双黑色薄翼的人,他知道这个人并不是人类

“我是吸血鬼”周九良看出了他的疑惑,凑上前去,两个人不到一指的距离

“你不怕我吗,其他人见到我都会吓晕过去”

“不怕,人类的生活要比这可怕一万倍吧”许是疲劳了,孟鹤堂躺在了床上

“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是要杀了我吗”

“你是我想缔结契约的人”周九良望着床上的人

“缔结契约?”

“没错”周九良收起翅膀坐下给他讲契约的事情,没想到还没讲到一半

“我愿意”孟鹤堂从床上坐起来

周九良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

“你想好了,一个星期我要喝一次血,当然不会很多”

“那会很疼吗”孟鹤堂一提这个有点皱起了眉头

“不会,就是刺破的时候会有被针扎了的感觉接下来就不会了”

“好,我愿意,来吧”孟鹤堂伸出胳膊闭上眼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周九良笑了笑

“不是你给我血就可以缔结契约的,还有要签个字”这时候周九良向空中伸手一抓,一张黄色的纸落在了他手上,念了几句什么,纸在空中漂浮起来,闪着光

“最后一遍,你想好了是嘛”

“嗯”

“来吧”周九良把手割开一个口子,血滴在了纸上瞬间就被吸收了

孟鹤堂学着他的样子,咬破了手指,血滴进了纸上,那张纸突然不见了,两道金光围着他们二人,然后也消失了,孟鹤堂感觉手臂有点痒,看一眼手腕下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印记随后消失了

“缔结成功了”周九良看着他

“不是还要签字吗,那血就是嘛”

“当然”

“那你现在要吸血吗”孟鹤堂又一次伸出胳膊

“先不用,刚才缔结的血给了我很大的力量,你为什么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呢”

“因为,没有原因,觉得养个宠物也挺好的”

“宠物?那你养的这个可是会突然把你吃了的”

“你会吃我吗”

“不一定哦,现在我们有缔结,所以我需要依靠你的血,可是如果你死了,我就可以找下一个契约者,你只是我第一个想缔结的人罢了”

“那我可以算是你的主人吗”孟鹤堂调皮的问他

周九良站到孟鹤堂前边,低头看着他又一次贴的那么近

“那你想让我叫你主人吗?”嘴角浮出一丝微笑

“不想”孟鹤堂觉得那样称呼,好奇怪啊

“我也不想”周九良起身,转过身去,再回头就见他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的样子,其实也只不过是收起来耳朵,眼角褪去了邪魅的妆容,孟鹤堂走到他跟前捧着他的脸

“那你这个样子还是挺好看的啊,就是眼睛不是很大那种”孟鹤堂捏起了他的脸

“你的眼睛大就好了啊”俩人注目相望,孟鹤堂撒开了手

“你会喝牲畜的血吗”

“不会”

“为什么?”

“毛多”

“那你算是蝙蝠吗,你有它们那样的翅膀唉”

“你说算就算”

“你为什么要给我买那么多菜”

“今早你就吃那些东西,不好好吃饭怎么给我供血”

“你怎么这么多话,你都不用去酒吧了吗”周九良有点不耐烦

“酒吧,你怎么知道”

“就是昨天你从酒吧出来,我才发现你的,跟着你”

“奥,那里有很多人手不老实我就辞职了”

“怎么不老实”

“你问那么多干嘛,你会做饭吗,不对,你都不吃的怎么可能会做”

“会”

“一会儿你帮我做饭行吗,我真的好累了”

周九良没办法,他的契约者太瘦弱了,这样血也会不好喝的,他去给人做了一碗葱油面,吃饱了孟鹤堂洗了个澡上了床

“你为什么会选中我呢”

“因为你长得好看”

“嗯?”

“睡觉吧”周九良坐在沙发上对他说

“你呢”

“我随便都可以,晚上不是我睡觉的时候”

“那你等着找个犄角旮旯睡吧”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睡”还没等孟鹤堂开口呢周九良就上了床

“为什么”

“因为和契约者一起有安全感”

“你也要安全感?”

“有契约者就不一样了嘛”

“奥,那你睡吧”

“你别靠着我,你身上好冷啊”孟鹤堂缩了缩身子,往上盖了盖被子

孟鹤堂实在累的紧,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睡着了

凌晨两点

“嗯……嗯,你干嘛啊”孟鹤堂还没睁眼就在那哼哼

“嗯……你趴我身上干嘛,喘不过来气”

“你好香啊”

“香什么香又没有香水,我要睡觉,明天还得工作,晚上我要再去找个工作”

“你要是饿了就喝吧,我真的不想陪你玩”孟鹤堂迷迷糊糊伸出胳膊,又睡了过去

周九良的獠牙又长了出来,靠近在孟鹤堂脖颈,眼睛也蒙上了一层蓝色,刚要张口,孟鹤堂翻了个身,胳膊搭在他的身上,周九良看了一眼,眼里的光又褪了去

已经缔结了契约,喝血不急于一时,他还太瘦弱了,还未褪去的獠牙轻轻划过孟鹤堂的皮肤,周九良又藏进了抽屉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