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你是年少的欢喜(四)

    

   皮皮周    &     老实堂




————垮—————————了———————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周九良决定直接去找他去和他解释一下,道个歉,打开自己家门看了眼孟鹤堂家,做了个深呼吸,刚走过去还没等敲门呢,门就开了

“阿姨!”



“九良来找堂堂啊,他正在他屋写作业呢,你进去吧,我正好要出去买菜,你先找他去吧”周九良清门熟路的就走到孟鹤堂房间门口,趴在门框往里瞅,看见孟鹤堂坐在那写卷子


“堂堂,对不起,我来给道歉”周九良蹑手蹑脚的往屋里走,孟鹤堂只抬了头瞅了一眼,心里跳的厉害,赶忙插上了耳机戴在了耳朵上,继续低着头也不搭理周九良


周九良知道孟鹤堂的性子,你要越给他说什么他越不听什么越烦什么,就看着孟鹤堂在那写,过了一会孟鹤堂起来了,周九良急忙跟着在屋子里道歉,孟鹤堂进了厕所“啪”的关上了门,周九良知道怕是够呛了,悻悻而归


回了家后特别的烦躁,想着俩人十几年的感情可能会被打赌的一个惩罚弄没了就特别难受,可是又怨不得秦霄贤他们,是自己脑子一热答应了的,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想把孟鹤堂老老实实的捆在那听他给他道完歉,一想起孟鹤堂以前被自己欺负泪汪汪的样子又把变态想法压了下去


孟鹤堂那边等着周九良走后,整个人泄了力似的趴在了床上,把被子蒙在头上,他最近越想避开周九良避开心里的感情不去想那天发生的事就越是能想起来,甚至做梦都会梦到那天的那场景,不过在梦里周九良感受到了他的回应然后狠狠的推开他,说他恶心,每次梦到这个场景他都会害怕,害怕周九良真的厌恶他,所以努力让自己主动去远离他。


临高考越来越近,大家也越来越忙碌起来,想着为自己拼一把,周九良还是天天小心翼翼的跟着孟鹤堂,想着那天孟鹤堂能原谅自己肯听自己道歉


“九良,你现在天天跟着孟鹤堂跟那么近,你还真要对人家负责啊”


“我不想跟你开玩笑,堂堂真的生气,从那天出来后他再没理过我”


“你放心,我替你解释道歉毕竟也是我们的错”秦霄贤拍着胸脯保证到,然后就跟着孟鹤堂出去了,没一分钟就跑了回来



“九良九良,你家堂堂跟隔壁那女学霸谈情呢”


“秦霄贤你再放屁我就弄死你”



“你自己看啊”



周九良在后门看到孟鹤堂和那女生趴在窗户边的栏杆上说着什么,感觉不得劲。又坐了回去整整一下午心里都不舒服,别人都在低头做题,他托着腮看着孟鹤堂的侧脸看了一下午,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突然想起那女生是高一时候和孟鹤堂参加学校英语口语比赛拿了一等奖的那个。



晚上他等着和孟鹤堂回家的时候突然看见那女生和孟鹤堂从办公室出来,重点是他听到了那女生问他有没有想好到时候要报什么志愿。周九良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快步走上去伸手抓住孟鹤堂的手扭头就走,听见后边那女生喊孟鹤堂还有东西在他那,又松开孟鹤堂转身走到那女生身边



“他什么东西”



女生听话的把笔记递给了他,周九良拿过来也没道声谢,左手拿着笔记本和包,右手牵着孟鹤堂就下楼梯往外走,孟鹤堂也没挣开任由他拽着也不出声



“报什么志愿和她说的着吗”他说出这句话后孟鹤堂带着疑惑的瞅着他,周九良也转过头



“就不和她说”走了几步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松开手


“堂堂,那个……之前那个事你听我说”孟鹤堂没理他继续往前走,到了家俩人都进去了,周九良又觉得不对,跑出去敲门



“堂堂,你笔记本还在我这啊”门一打开




“堂……阿姨,堂堂笔记本落我这了”然后恭恭敬敬递过去


回了自己屋,书包一扔拿出手机给秦霄贤发了消息



“给我要来隔壁班那女学霸的微信号”


“你要干嘛啊”


“你要不要”这个一发出,秦霄贤那边就知道周九良的语气是啥样了


“等着”


没出十分钟,秦霄贤发来消息了



“微信没要着,QQ行吗………”


“行”



接下来周九良没理秦霄贤发来的消息,打开QQ,换了头像,改了性别,设置权限,又改了个腻人的名字——甜堂,修改妥当加了那女生,女生很快同意了,周九良立刻把在便签打好的字复制了过去



——接下来为数不多的日子请好好复习努力吧,堂堂最近时间也比较紧张不能和你探讨,志愿问题请自己想想,自己爱去哪就去哪



发送完以后——删除好友!


周九良躺在床上笑出了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女生问孟鹤堂的志愿时会不开心,他给自己做了个总结,可能是从小到大欺负他欺负惯了,不能看见别人欺负…也不是,反正就是不允许孟鹤堂和小姑娘走太近,初中那时候多少封情书自己都给拦下了,这高中最后了谁都不能碰


高考结束了!


“阿姨,堂堂在家吗”


“九良啊,堂堂在家待了一周说闷得慌找了一家咖啡馆去当服务员了,他没告诉你吗”


“没,那他什么时候下班啊”


“晚上十点才回来,九良你不进来了吗”


“不了,阿姨”



晚上周九良早早的在楼梯口等着孟鹤堂,十点半左右孟鹤堂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周九良一看见孟鹤堂回来了就立马跑上去


“堂堂,你别不理我了,之前那个事你要是还生气你就骂我,从那会备考到现在都毕业了你都不理我,我知道我的确不对,我给你道歉,可是咱俩一起长大的,不能以后天天这样吧”


“其实,我没那么大气性,也没有生气,就是有些事埋在心里罢了”


“那你告诉我啊”


“那天你亲我的时候没感觉到什么吗”孟鹤堂脸有点红往上走躲开了边上的周九良


“怎么又说这个了”


“那你讨厌同性恋吗”


“我……”


“啪”门关上了,孟鹤堂回家没吃饭也没洗澡,躺在床上,这次,心里舒服多了,不用主动避着九良了,他会努力远离自己了吧


不对啊,堂堂没太和其他男生接触过怎么会喜欢别人呢,为什么想到这里有点难受啊,我怎么没发现堂堂喜欢谁啊,周九良平常挺聪明的可是到了感情这种脑子就有点理不顺



那一夜孟鹤堂睡得特舒坦,周九良翻来覆去睡不着,往后的日子孟鹤堂还是有意无意的避着周九良,周九良总想他问点什么可又不好意思的,半进半退


转眼出成绩,报志愿,等录取,出通知,一切都好像转眼间就过去了,孟鹤堂考上了一所好大学就是很远很远,而周九良考取了附近一个省的大学。



孟鹤堂比周九良开学的早,要去报道的时候孟鹤堂谁也不让陪着他去,他自己拖着行李箱坐上了出租车赶往车站,周九良早早的在车站等着他,接过他手里的行李,在孟鹤堂快要检票时周九良给了孟鹤堂一个大大的拥抱悄悄在他耳边说


“好好学习不许谈恋爱,男的女的都不允许”


“为什么”孟鹤堂听见那话有些奇怪


“不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等我想清楚再告诉你,别再生我的气了行吗,自己要好好的,这是咱俩第一次上学分开”孟鹤堂抖了一下,周九良抱着他的手从后边揉了揉孟鹤堂的头发,松开人拿出一个小盒子

“上车再看,现在别动”

—————————————————————

* 解释一下: 堂堂是喜欢九良的,可是他觉得自己这种喜欢不可告人,觉得自己恶心,在九良亲他的时候他是有回应了一下,他自以为九良感觉到了,会反感他的,所以就主动避开九良,然而九良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1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