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亦是青梅与竹马(完)


哒哒哒——

  *吼 *   *吼*   *吼   *吼   *吼   *吼   *吼   *吼

“九良,你能弹弦给我听吗,自你学这个都有七八年的年头了,我还从未听你弹过呢”

“你想听啊,就不”周九良转过身去面带微笑拿起一块糕点塞了孟鹤堂嘴里

“你不是爱吃吗,使劲吃就好了听什么弦啊”

“九良,你又欺负我”

“是是是,我欺负你,哪比的人家亲一口来的好呢”周九良露出一丝丝邪恶的笑容

“以后我娶你当男媳妇,哈哈哈哈”周九良说完就离开孟鹤堂很远

“周九良,你还提这个,你要疯啊怎么着”孟鹤堂皱起眉头感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唉,不会又要哭吧,怎么和口井似的这么多水呢眼泪真多,别哭啊,一会儿领你出去买吃的”

“你说的啊,可不许反悔”

“那可不一定”孟鹤堂让周九良气的直想打他,可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

过了半晌,孟鹤堂跑去找周九良出去买吃的,进了屋发现人没在,去问周母才知道九良师父病倒了,戏园子没弦师了专门请他去了,本来周九良学弦的时候偶尔也会跟着师父到处去戏园子里给人弹几次弦,后来有两个戏园子看上周九良了要留他做弦师,可他说自己学的还不到火候不敢卖弄就给推辞了,这样一来以后估计都来请他了,孟鹤堂想着心里十分不高兴,回了书房自己个看书去了

要说孟鹤堂啊,家里没指望他能和人家一样去中个举人,状元什么的,就希望他能多识字以后好打点家业,在书院学了几年后自己在家要求父亲给弄了个书房,偶尔没事干的时候去看看书,父亲说让他接手还不着急等着稳固稳固再给他,他没做答,一切听从就是。

天刚黑孟鹤堂就往周九良这跑了跑几趟,人还一直没回来,待第六趟时发现九良终于回来了

“你怎得现在才回来啊,我都来找你好几趟了”

“戏园老板说感谢我救场请我去聚贤楼吃的饭,回来晚了些,你找我有事吗是”

“没事啊,就是过来看看你,他肯定是想留你所以才去聚贤楼”

“也不傻呀这脑子”周九良戳了戳孟鹤堂的脑袋

“这是什么啊‘听得今晚天狗吞月,想请九良哥哥亥时与后院池边巨石旁相见,共同赏月,望君莫负’没署名呢,九良这纸你哪来的”孟鹤堂拿着那张纸放在了周九良眼前

“我哪知道,我回来就在这了”周九良拿出一身衣服准备换衣

“你换衣服干嘛,去幽会啊,我不行,我不让你去”孟鹤堂上去就把周九良要穿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疯了吧,你为何不让我去啊”

“那人都没署名谁知道什么人啊,倘若是个姑娘,一个姑娘家家的写这种东西约男子定不是良家女子,家里这时候进不来旁人肯定是哪个下人,我明天一定要好好查查,不能留这样的女子在家中”

“人家写给我,就是想约我与你何干,管那么多干什么,说不定真是得了个媳妇呢”周九良又把扒下来的衣服重新穿上

“就是不行,你才多大,你才十六还未及冠呢,娶媳妇这事未免想的太早了吧”孟鹤堂磕磕巴巴的,自看了那字条心里一直不安,又见周九良这般态度更是难受的紧,总感觉眼眶酸酸的

“对啊,某人十一岁就在大街上被男子亲了一口,那人对你说将来还要娶你呢,你当然是不急的,坐等夫婿前来”周九良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迈步要走,孟鹤堂拽住他,这次打不过也得打,老是拿这调侃,俩人在屋里追逐撕扯起来,一个没注意孟鹤堂踩了周九良一脚,周九良没站稳带着孟鹤堂就摔倒了,周九良摔倒躺在了地上,孟鹤堂就压在了他身上姿势极其暧昧

“你快给我起来,吃那么多压死了”周九良看着压在他上方的人直直的看着他,头一歪推着那人

“就不,谁让你老是用这个笑我,我就不起来”说完还把头靠在了周九良身上

“你这,会被人误会的”

“误会呗,俩男人怕什么,不压住你,你跑去幽会怎么办,还穿的这么好看”

“我幽会和你有半分钱关系吗,我是要去看看师父,今天下午一直没得空,我去看看倘若没熄灯我就在那待会”

“真的?”

“骗你干嘛,起来”

“好吧”孟鹤堂佯装要起身,周九良刚抬头要随着起来就见孟鹤堂又压下来,然后吻上了他,周九良不可置信却看见孟鹤堂眼中藏着微笑,一锤打在了孟鹤堂身上,疼的孟鹤堂登时就起来了

“你是发春了还是怎么,男女分不清吗”周九良起身后满脸羞红,眼神都能杀死谁似的,孟鹤堂却反手揉着后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疼死我了,谁让你老是拿那件事取笑我的,下次我也能取笑你了,看看你以后还敢吗”周九良气的抬手就想打他,就见孟鹤堂突然变脸一副他被别人强亲了的样子

“九良真要打堂堂吗,那打吧,把堂堂打死吧”然后闭上了眼睛,睫毛微颤,周九良见他那无赖样气的甩手就往外走去孟鹤堂睁开一只眼去看,发现周九良出去了急忙跟上

“九良你去哪啊,九良你不能去幽会那姑娘,万一她突然抱住你狂亲你再说你耍流氓要你负责怎么办”这句话又使得周九良想起刚才那一幕

“你怎么刚才不要我负责啊”孟鹤堂一个劲说着,周九良脸红的都快烧起来了

“滚开,离我远点,爱上哪上哪别跟着我”周九良疾步快走,孟鹤堂就在后边小跑着

“不行,我得看着你,不能让你去幽会,你得听兄长的话”

“就大几个月,什么兄长啊,我和别人幽会不幽会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还准备逛青楼呢,快走开”

“不行”孟鹤堂一把拉住周九良

“你要敢去,我就告诉你爹,要不我就……我就不让你走了”说完孟鹤堂坐了地上抱住周九良的腿

…………

“我逗你玩行不行,我去什么青楼啊,我还没媳妇呢去青楼干嘛啊,你一个大少爷的你给我起来,快点”说着就把孟鹤堂拽起来

“说好了,你要是去……告诉你爹”

“你要是想跟着我就闭嘴”周九良轻轻踹了孟鹤堂一脚,然后孟鹤堂悄悄把没说完的话小声说完

“打折你腿”

就在后边跟着周九良出去,到了他师父家门口,师父家里灯光没亮,估计是睡了,周九良就从门缝里看了看

“九良,老先生可能睡了,咱回去吧,别扰了老先生”

“用你说啊”然后转身离开,孟鹤堂又在后边絮絮叨叨

“你小时候多可爱啊,虽然也老欺负我,但是你再怎么着也不能去……哎呦,你停下干嘛”孟鹤堂一直低着头跟在后边,周九良这一停自己的头撞了他下巴颏上

“你再这么多话我就把你自己扔在这,这会大街上人少店铺也大多打烊了,今晚又赶上天狗吞月,说不定就有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我要是把你扔在这,他们要是攀附在你身上啊……”

周九良故作吓人的模样,手指在孟鹤堂肩上游走,吓得孟鹤堂嗷一嗓子哭了,孟鹤堂打小就怕鬼整个府里都知道,谁都不敢拿这个玩笑,唯独周九良,这次可是真给孟鹤堂吓坏了,俩人这次出来也没打灯,路上黑乎乎的,他跟着周九良来的时候嘴里嘟囔着就怕自己乱寻思,结果这让周九良吓得全身都软了,哭声震动天地,一抽一抽的,周九良知道吓过头了,扶着孟鹤堂给他擦眼泪

“骗你的啊,哪有什么啊就算有也让你吓跑了”谁知道这句话让孟鹤堂哭的更厉害了,死活不肯走了,周九良没办法

“你要是不走我就自己走,你待着吧”孟鹤堂一听哪敢啊,腿发软也跟了上去,一把握住了周九良的手,刚碰到周九良腿就一下子泄了力,这次周九良觉得真不能不管了

“九良,我是真走不动了啊,我害怕”孟鹤堂坐了地上手还攥着周九良,九良一看没办法了,将孟鹤堂背在身上,周九良能感觉到孟鹤堂的心脏跳的特别快,知道是真给吓坏了

“九良,你不能去和别人幽会”孟鹤堂还是没忘那茬,在人背上附在耳边说着,周九良怕人听不到声音更害怕也回着他

“为什么不能去啊,有人喜欢九良不好吗”

“不好,九良不能给别人喜欢”

“那给谁喜欢啊”

“给爹爹,周叔周婶还有堂堂喜欢”

“那九良也得娶亲的”

“不让你娶,就不让你娶”孟鹤堂说话声里带着颤音,周九良也没做回答。一会的功夫孟鹤堂胳膊垂下来了耳边听到了微弱的鼾声

回了府想着他吓着了送他回自己房肯定不乐意,索性直接背了自己房里,把人放下将顺路摘回来的桃树枝压在了孟鹤堂枕头底下,他是不信这个的,可是路上看到了桃树也想着许是真有用的呢,别真给吓傻了

周九良将桌上那张纸用烛光点燃扔进未点燃的小香炉中一丝丝烟气从中冒出一会就不见了,站在门口看着天上的圆月一点点被吞噬,只剩一弯月牙也正消失着。

他咂摸着那一吻,那一刻真得给他呆住了,他看着孟鹤堂笑着的眼里似是泛着波痕荡漾人心,那一吻也使得他不怎么排斥,后知后觉的试着孟鹤堂的唇软软的,许是甜食吃多了还略带着一丝丝甜味

月牙也消失了,黑夜中有着月亮就显得特别美,这会无月了也颇有一番滋味,初秋的风不热不凉,微微吹过给人舒服的感觉,周九良走进屋里,看着快要掉下床的孟鹤堂给他挪了挪地方,移到了最里边,他喜欢靠墙蜷缩着睡,周九良也吹了灯和衣而卧,然后像是习惯了一样将左手衣袖放进那人的手里

少年性单纯,未知何为情

后明相思苦,方知其情深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