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九辫·彪六·四』


emmm……LOFTER炸了,我写好的草稿就这么没了,大体按照记得的又写了出来……
文中有部分一小部分的话是小封箱相声剧里的原话,根据看过的视频拼凑起来
———————————————————3————

“莲儿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火器营儿离开这蓝靛厂,这样就没人把咱俩分开了,莲儿我说真的,走吧以后我唱曲儿养活你”今天大莲哭着找到佟小六把事情告诉了他,她要被嫁给李大彪家的傻儿子,小六也很心急,思量了许久他想好了他要带大莲离开。

“小六哥,这样行吗”大莲有些犹豫

“行,怎么不行,莲儿如果咱俩不走你就要嫁给别人,嫁给那傻子,咱俩以后就……”

“好,小六哥咱俩走,以后你去哪我都跟你咱俩不分开。”大莲想了想下了决定

“大莲,那这样他们要你明天就成亲,咱俩今晚走,一会儿你回家去收拾一下东西三更的时候咱俩在桥头相见,我带着你走”

“嗯,小六哥”

“那你快回去收拾,别让你爹娘看见了,别忘了三更啊,我等你”小六让大莲快些回去,今晚私奔

“嗯嗯,小六哥等我”说完大莲就走了

这边松老三家里急得团团转,老三媳妇在门口望来望去寻思这丫头死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回来,虽然自己给应下了这亲事可是毕竟出嫁的不是自己唉,还得让大莲穿上那喜服嫁不是,说话间大莲回来了,后娘忙笑脸迎着

“呦,莲儿回来了,去哪了啊害得我这担心啊”

大莲也不说话径直往自己房中走去,在大堂看见一个蒙着红布的箱子时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个,她知道那是啥,扭过头来打开门进了屋中,然后把门插上了。这松老三媳妇一看这就知道这丫头不乐意,但是管她乐意不乐意,这明天啊她准时出嫁是没跑的,想了想在门口又装作笑模样

“莲儿啊,你出来娘和你说说话唠唠知心的嗑,莲儿快开门呐,开开门啊你,只要你开门保准有好话”

“好话?你能有什么好话王二麻子什么都是好话。什么为娘,你又是谁的娘。我娘几年前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不忍累及家人,用那三尺薄凌悬于梁上自缢,就葬在后山头那棵歪脖树下”

“她该”

“你算什么娘,你算什么娘!”

“后娘”

“我爹几年前给火器营儿铸件打铁枪杆子,挣得不多但对得起天地良心,自打我爹黑了铁秤砣的心听你花言巧语开了这家大烟馆,这枪杆子没变却变成了丧尽天良坑家败业的大烟枪杆子”

“那这也不是把你养大了吗”

“他不仅贩给别人抽,他自己也抽的人不人鬼不鬼,亲闺女出阁也忘个九霄云外这会儿想起我来了竟是听你教唆拿自家孩子换安生”

“好哇,好哇,你这丫头是要反了啊,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个什么话,好哇大莲,你竟敢骂你的妈妈我,好哇,今天非得打你,你给我把门开开,老娘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你给我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你不出来是不是,好啊,老娘给你锁上”

突然松老三让人给推了进来,是那李大彪的手下,说是留个人给他提个醒,松老三进了屋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大莲屋门口

“莲儿,莲儿,我的好闺女,你看看这箱子,这是李大彪让人送来的彩礼,里边是出嫁用的红装盖头还配着一把菜刀啊,他说了要不你自个装扮好了明天宽宽的出嫁,要不就让爹拿着那把菜刀把咱一家老小全剁了咱们老松家这是玩完了啊,莲儿,爹求你了,你开开门啊,莲儿—”松老三哭着跪在地上求松莲

“实在不行,老三咱跑吧”老三媳妇道

“跑?这李大彪把这火器营儿东南西北四个角都围住了咱是插翅也难逃了啊,莲儿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听了这话松老三媳妇一惊也跪了地上去了

屋里的大莲也不好受,不管了吧这一家老小就得因自己受罪,可是她呢她的小六哥哥呢,她以后的日子就该这样了吗,今晚她的小六哥还等着她啊,可是她要是走了这一家子就都没了啊,大莲趴在床上哭,她该怎么办啊,沉默了许久似是下了决定,站起身来走到门前没有打开又背对着门

“爹,您先起来吧女儿知道了,女儿知道该怎么做了,您把门打开让人把那红装盖头搬我屋里来吧,那就谢谢爹了,唉~我还想梳洗梳洗呢,既然要走啊就让女儿走得干干净净的吧”

听完这话老三媳妇忙扶起跪着的松老三把刚才生气给上的锁打开,招呼人把箱子搬了进去,人走后,大莲打开箱子捧着那红装盖头哭的泣不成声——

这边小六早收拾好了东西去桥边等着了,一更的时候想想以后和大莲私奔过小日子了还对着月亮笑,可是左等也不来啊右等也不来,小六这着急了寻思可能天黑绊倒了,走得慢些,这月黑风高的佟小六又困又倦低头就倚在了栏杆上休息,哪知道这一眯眼啊就到了天亮,小六睁开眼寻思自己怎么睡着了接来下就想到了大莲怎么没按照约定的时间到啊,心想怕是让他爹娘给锁起来了就赶忙去往了松家

“大莲,大莲”佟小六到了松家,站在门外喊大莲,看到没人回应,小六走到了庭院看到了着急的松老三两口子

“松三叔,你们把大莲怎么样了”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唱戏的小六子啊”松老三媳妇挖苦到

“你们是不是把大莲锁起来了,大莲,大莲,你出来啊,大莲,你们快把她放了”小六着急的就要往里闯

“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也来找大莲,大莲今天要出嫁,去去去”

“哼,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和大莲成事了”

“什么?”松老三忙说到

“我,和大莲成事了,你们快把她放了”

松老三两口子也着急啊,因为大莲一晚上没见了到现在也不见着个人影

“你这个无廉耻的儿男,竟干了这个勾当,让我大莲怎么过”

“你就告诉我是不是你们把大莲锁起来了”

“锁她干嘛啊,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没见人啊我们还着急呢,今天李大彪来迎亲的人就来了这不是急死个人吗,唉”

“你们当真没锁大莲?”

“骗你干嘛啊,我们这还着急呢,哎呀”

(打今儿起,我已心有所属,这辈子愿与我小六哥同进同出,同归同宿,只此一人,别无他求。他李大彪就是八抬大轿金山银山的来接我,也休想让我嫁到他家去。他不成,谁也不成,只有我小六哥哥成,只有我小六哥哥成。)
小六哥,别等了,这辈子我没有福气,下辈子再给你做媳妇吧。

正当间呢,街上传来了敲锣喊话的声音

“快来人呐,清水河畔捞上来个女尸首来,穿着个红装嫁衣怪可怜的,是谁家缺了人口快来看看呐”院子里三个人听了话都愣了又赶忙跑去了清水河边,大莲,是大莲,一身红衣躺在了那里,小六看见了抱着那大莲的尸首痛哭,松老三也差点哭晕过去,也心想这可怎么办啊,闺女没了。巧着那边李大彪带着儿子的迎亲队伍过了桥来到这边了,看到围着一堆人

“老三老三,李大彪来了,这可怎么办啊”

“我闺女都没了,能怎么办啊,那可是我亲闺女啊,我的莲儿啊”

“这时候你想起那是你亲闺女了,唉,对了,那大莲可不是咱们两口子害死的”松老三媳妇脑子一转

“怎么不是啊”

“就不是,就说她和佟小六啊俩人私定终身背着父母后来东窗事发,心里羞愧投河自尽,你没看那佟小六抱着你闺女尸首呢吗”松老三媳妇临了了还不忘把罪过怨到死人身上

这是,李大彪过来看到也猜了个明白。心想不行,这人可不是我逼死的不能怨我,这亲是不行了得快点回去,不能让人说了是我李大彪的罪过。然后李大彪脑子一转看到抱着大莲的佟小六,对了,就说啊这俩人私通被人发现羞愧难当,跳河自尽。然后告诉手下给一笔钱让人把松莲尸首送回松家安葬,然后驱散众人准备打道回府

李大彪准备吆喝回去时,李二彪径直走到哭的哽咽的佟小六身旁抬手要给他擦眼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就是那会在桥上看见哭到哽咽的佟小六时心里一阵悸动觉得他特好看,仿佛那正哭的人怀里抱着的不是他要娶进门的媳妇,而是那个人似的,佟小六打掉了他抬起的手推到了他然后往松家的方向走去,,他要给大莲安葬

李二彪怔在原地,他突然觉得那人真好看哭也好看,莫名的他觉得那个好像就是他媳妇,然后就被人带了家去……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