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人偶『续』

✔ 之前有小可爱在评论想要看续集,我就写了一点,但是我觉得不太好,有点忙就写的有点乱吧,可是也不知道怎么改了,就这样发了,勿喷

——————————————————————

蛊人自下蛊必定伤其魂,无心动情已经虚弱,那一日不忍心他以死相扛,偷偷瞒着他,做了蛊,那日他满身是血吻了我,那日我耗尽精魂再也看不到外边的日出,那日起我开始沉睡了数万年的日子

  

——  —— —— —— —— —— —— ——



“那你是妖精??”抓着满头的小卷毛看着我,还是从前的那双眸子,不过没了当初的沉郁




“人偶,用现在的话说是巫蛊娃娃”烟雾散尽我打开折扇轻摇了几下,依稀之间还留有当初他在书房题字时淡淡的墨香




“那你就是有法力喽?”这不到一周,周九良完全信了邪,什么他都信了,包括这个站在他面前的我




“以前还有,现在……一个空物而已”




“对了,你还记得我吗”




“你?我可没和鬼神打过交道”




“也是,虽然沉睡了这么久可这世间天地转换更朝换代我也知道,轮回也是一世复一世,你忘了也是自然”低垂了眼眸,看了眼扇子



“要是咱认识,你给我讲讲呗,反正你都到我这了,貌似也认识我吧还有这扇子怎么会有你我名字的谐音,肯定有个故事”





“你听?”




“听”



轻轻摸了下长衫上的那只鹤,盘坐在地给他讲了那尘封在我万年记忆里而他忘却了的回忆



………………





“那你……咱俩……”





“没事,我明白,你是他却又不是他,我不会打扰你,前几天把我给你的老头是后来捡到我的人,他好像能读懂我沉睡的回忆所以才会又把我交给现在的你,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是你不用害怕的”





“那你现在还能回里边去吗”他指了指桌子上又躺在那的人偶







“暂时回不去了,睡了太久了,你若是嫌我碍事可以随便把我关进一个地方,我不会打扰到你的”






这一世的他爱笑爱疯活脱脱的一个少年,同是同样的年华那个他却背负了太多,我在他的储物间安居了下来,其实能看到他就真的很好





夜深人静,轻轻走进他房间,睡姿依旧不雅,好好的被子却被他抱在怀里,又记起那时他将我拥在怀里的样子,惨淡月光微微透入,坐在他床边看了一夜,一夜又一夜





他也会偶尔说梦话,声音很小听不太清,也会在梦里紧皱眉头攥紧双手,可惜我不能再进到他梦里看一眼那画面





白天他去上班,我会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拿着那柄扇子坐在他的房间想着短短十几年的回忆,晚上我会再藏进储物间里他给我安置的小小的床上,我尽量的不让他看见我,越是想待在他身边却越怕他看见我,他也很少与我说话,仿佛看到我温度都会降下来




那天他生病了好像很严重,我在他的指引下带着他去了医院,看着细细的银色针扎进他的皮肤我下意识的握住了他的手,他以前其实很怕疼的,抬头的时候才想起他不是他,抓紧的手又默默抽离,他又突然抓住袖子,咬着牙侧过头,对着他笑了笑这习惯还是没变的



他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我才发现这身衣服给我带来了很多异样的眼光。陪着他回到家,他躺下了我又回到我的“小房子”




“谢谢你”

隔着一扇门声音在另一扇门关上的瞬间被隔离在外,门关上,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他的现在,我的曾经




“你衣服要不要换换啊,很久了吧,我可以找件我的”下午可能病好了很多,见我呆坐在沙发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不换,这样挺好的”





“我从几天前就梦见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我看着一个和我小时候长得一样身穿古服的孩子怀里抱着这个”拿起桌上的人偶,仔细端详着




“可能是我给你讲的故事讲的让你记得很深刻吧”





“梦里还有你,在夜深的时候站在我,应该说或许是上一世的我床边,最近梦见的越来越多,好像都是按照你给我讲过的演绎出来的”







“嗯,不是常说的日有所想夜有所想吗,或许你想太多了呢”



“你会死吗”



“会吧”




“你天天拿着这扇子,真的很想他吗”




“想,这扇子应该是唯一的思念了”抬头对上他的眸子,他又突然躲了开




“躲什么”



“现在的我不是他”



“我知道,你去休息吧”刚想起身,却被他拽住了衣服


“我想和你聊天”



“聊什么”




“什么都想聊”



“我一直都在睡,很多故事我都不知道”



“我想聊你”倏地靠了过来,贴的特别近




“一直不知道该和你说些什么,这种转世重生的故事你知道的,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这是真的”




“不该说什么可以不说啊”




“可是我想和你说”





“好吧,还是这个样子,你问我答”




三个月的光景,不停地在他的问题中游走穿插





那天的月亮很亮,看着他睡熟了突然感觉自己也困的厉害,在客厅的沙发卧身睡了下来




——佳期如梦,孟,孟鹤堂



——能否日日如此这般陪我




——用我做蛊!



——人偶孟鹤堂,拜别王爷!




这几个月周九良夜夜都会梦见这些孟鹤堂给他讲过曾经的故事场面,每一个都不一样,今夜的梦格外悲伤,周九良猛的睁开眼眼角带着泪,脑子里全是刚才梦里的话和厮杀的场面


——为何瞒着我偷偷自己下了蛊



——人偶孟鹤堂,拜别王爷



那一吻好像一道霹雳在周九良脑中不停的闪过,自己在梦中看着那个真实的血腥场面,看着自己手握血刀,看着自己吻上了长衫上绣着鹤的人,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消失面前,看着自己闭眼躺在一群哀嚎的人中,那一句句“拜别王爷”不停地回响,周九良跑到镜子前擦了擦梦中流出的眼泪,仿佛想起了什么,跑到了客厅





看着孟鹤堂躺在沙发上,怀里是他日夜不能离身的人偶,长衫从沙发掉落在地上很多,脑海中全是他最后消失的模样,周九良走到他面前,像万年以前一样烙下一个吻




“你醒了,怎么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他眼角带着泪的模样不自觉的就忘了是如何被他弄醒的



“我不会再让你在偷偷自己下蛊了,也不要让你再拜别我”




有些震惊,转眼也明白了过来他发生了什么




“王爷可是想起了”



“没有下次”突然一把抱住我,只觉得胸口一痛,嘴角溢出了血




“怎么了”着急忙慌的帮我擦拭嘴角的血,我却轻笑了几声




“王爷几世磨炼也会照顾人了”


“本来好好的你这是怎么了竟然吐血了,还笑”





拿起他的手放在左胸口




“它在跳”




无心有情生有心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