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一见钟情(四)


最近感冒的厉害,加上上课到处跑总是困,放假就一天也没来得及写多少,现这些吧,这些支持

✔各位中秋快乐💓

   ——  ——    ——    ——    ——   ——


冬天的窗外就是光秃秃的景象,昨晚下了场大雪,外边一片雪白,楼下有几个孩子在打雪仗,还有两只小狗在雪地里追逐,然后跌进雪堆里,周九良又看了眼映入眼中只剩一片白的远方,拉上窗帘又钻进被子里,回来十几天了,这就快过年了,每次一回家一出门,总是有一堆邻居的大妈大婶挨个问他



——呦,九良回来了啊,怎么回家了



——九良在哪上学来着?学的什么啊,哦,学医啊,挺好的,我一个亲戚家的孩子就是医生啊……



——多大了,在学校谈恋爱没啊,学校怎么样啊,本科,专科啊



其实九良不止一次的告诉过她们,可是,每次见到又会重复问,而他也只能腼腆的笑着恭恭敬敬的



——嗯,放假了,放的寒假啊




——在XX上学,没谈恋爱,哈哈哈



周九良在家完全就是不一样的人,乖巧听话可能从小在爸妈的严厉管教下,他活泼调皮的性子从来没在家里露出来过,小时候因为老是不听话被打,到后来,即使再打他也会忍住不哭,在家他是个乖巧的别人家的宝宝,在外面在熟悉的朋友同学面前他只是个不爱说话的少年偶尔也会发脾气和大家一起闹腾。




周九良侧过身打开手机,看了眼微信,孟鹤堂三天没回复过他了,他心里很担心孟鹤堂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可是又不敢去找他,只能给他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发消息,以至于他都忘了手机里还存着孟鹤堂的电话号码。




孟鹤堂发烧了,自己一个人拖着没力的身子去医院打针拿药,周九良那时候买的药倒是真用上了就是吃没了,回来煮个粥就吃了躺下,哪有力气再去打字,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天,其实每到这种时候孟鹤堂心里都会特别难受,他是个男人,可是他也是自己,每次突然不舒服躺在床上乃至于住院他都是自己一个人越是孤独越想有人陪着他,现在的孟鹤堂刚喝了粥吃了药,躺在床上头沉沉的,他突然想要是周九良在他身边多好,他现在好累啊,全身还有些烫一点力气都没有,拽了拽被子,眼泪顺着闭着眼的眼缝里流出来,他困了



放假的日子其实除了爸妈的唠叨亲戚的盘问也过得很快,基本睁眼就是中午,吃个饭就到了下午,年,也到来了,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全家人都在电视机前侯着倒计时,爸爸在厨房下饺子等着钟声敲响时捞起端出,周九良看了眼时间,披上衣服跑了出去




“唉,九良,哪去啊”




“我出去看烟花”周九良麻溜的穿上了衣服跑了出去




“这孩子,还是这么小孩气……”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三分钟了,周九良跑到了天台去,很高很冷可是他很开心,他只想给他一个祝福,只给他的零点祝福,下一年他也想继续喜欢着他。



11:58



周九良打开了微信视频通话,孟鹤堂的病好了些许,托着还疲惫的身子给自己下一碗自己的饺子,除了锅碗碰撞的声音就剩下客厅电视机里主持人充满欢乐的声音,手机突然想起,看了眼是周九良,他擦了擦手,接通了俩人认识这些日子以来第一通视频电话



11:59



“九良”



“孟哥,还有一分钟”



“九良……”



“孟哥,别说话,再等会儿,孟哥,你去阳台,快去”



孟鹤堂听话的关了火跑去了阳台,电视里里主持人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5 4 3 2 1”





两个不在一个地方的人却在手机里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孟鹤堂,新年快乐”周九良把手机举的很高,孟鹤堂在屏幕中看到了周九良和他身后的烟花,身体的不舒服和心里的感动一时喷涌而出化成了眼泪掉落出来




“九良,新年快乐”




外边的声音很大,周九良找了个有光的角落坐了下来,看到了孟鹤堂的泪



“孟哥,你怎么哭了,我就是想让你开心的”周九良看到孟鹤堂在屏幕里掉泪可又触碰不到,手指在屏上轻轻滑动了一下,好像能拭去他的眼泪



“没哭,很开心了,九良,新年快乐”孟鹤堂没忍住咳嗽了几声




“孟哥,不舒服了吗,吃药了没,有没有去看看,自己在家好好吃饭了吗”




“九良,没事的,这就快了好了”





“孟哥,你好好照顾自己,等着一会儿好好睡一觉”





“九良你什么时候回来”孟鹤堂听了周九良的话心里有点泛酸,话罢,一个大烟花在周九良身后炸开,使得周九良没听清他说的什么




“孟哥,你说的什么”




“没……没什么”





“孟哥,你好好休息,我等着早点回学校然后去看你”



“嗯嗯”




“孟哥,烟花停了,我……”一句“喜欢你”硬生生又吞了回去




“我不在那边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还要乖乖的”



“我又不是孩子了”




“你就是,孟哥,快去睡觉吧”



挂掉视频,孟鹤堂捞出几个还有一点点温热的饺子,吃了两个,咸咸的泪水掉在了盘子里,他真的好想那个才认识半年的周九良,好想那个在冷天里给他的那个拥抱。他也庆幸,那个人没有忘记他。



周九良没有过元宵节就回去了,说什么有事情啊就和爸妈挥挥手告别了,孟鹤堂因为生病咳嗽的厉害许久没去夜店了。按理说现在应该是最热闹的时候,下午六七点钟,孟鹤堂买了糖浆回家,准备简单下个面条吃,自己一个人住吃的简简单单就好,想浪费都没人陪。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几声,孟鹤堂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赶去开门,周九良穿的厚实扶着行李箱背着背包满脸笑容的站在他面前,手都冻的发了红




“孟哥,我在家想着没事干就先回来了,没想到太早学校宿舍还住不进去”





孟鹤堂心头一酸,没说话接过行李箱把人领了进来,屋里很简单,要不是门口的大红对联和福字,周九良都觉得还没有过年,孟鹤堂给周九良倒了杯热水,没多问什么,进了厨房,他的面还正准备下锅里呢




“孟哥,你就吃这个啊”周九良站在厨房门口看着




“那个,我简单的吃点就行了,再说了感冒呢太油腻也吃不下去,你也没吃吧,我给你再做一份”孟鹤堂盛出只有一人份的面条,又开了火,周九良过去逮住他的手





“我来吧”



孟鹤堂被推出了厨房,就听见里边乒乒乓乓响,冰箱里的东西不多基本是上次周九良回家前给他带的那些,他没怎么吃,关上火




“那清水面你先别吃了,我出去买一点东西”




“嗯?买什么”周九良穿上衣服就出门了,一个小时才回来,手里和之前一样买了许多东西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冰箱里还有好多呢”




“可是你都不吃啊,再说也没法立刻吃啊,你去休息吧”



周九良拎着东西进了厨房,好久才出来,简简单单几道菜




“孟哥,这都是和我妈学的,你凑合吃吧,总比吃清汤寡水的面条好,这面条也凉了,我热一下吃了,你吃这些。你本来就天天跑夜场,再不吃的好些会把身体搞垮了”



“没呢,我就是不舒服不想动弹”




“孟哥快吃吧,再过两天是元宵节我陪你节”周九良说完低着头吸溜着面条,孟鹤堂心里一阵一阵的暖




周九良这几天都住在孟鹤堂家,他睡客厅沙发,孟鹤堂在卧室,孟鹤堂醒的晚些,周九良就把饭做好了,一连几天孟鹤堂都觉得自己在梦里,过年最不舒服那时候孟鹤堂特别想周九良,特别想他那个拥抱,等他站在自己面前给自己做饭冲药时,看着周九良,他又怕自己耽误了这么好的一个人。




周九良喜欢把孟鹤堂当成小孩子看,他之前和他聊天知道他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也受过多少不公平的对待,他想和他在一起,可后来他意识到现在的自己还没能力,他吃了太多苦,周九良只想让他以后能睡个安安稳稳的觉。现在还上学的他还没什么能力就想宠着他替他照顾他。




周九良元宵节那天,买了些东西非要和孟鹤堂亲自包汤圆吃,俩大男人在家忙的不亦乐乎,后来因为孟鹤堂咳嗽厉害,周九良就让他休息看自己弄,顺便给他煮了点梨汤。





汤圆包起来看起来还不错,一进锅就碎了,还好周九良也在超市买了包人家弄的,看着一碗馅都露出来一大半的汤圆和一碗个个分明的汤圆,俩人笑了,周九良把好的那一碗推给了孟鹤堂,孟鹤堂笑着把那一碗推开非要和周九良一起吃那碗破败不堪的汤圆,窗外烟花盛开,五颜六色映得屋子里也很漂亮。




元宵一过,这个过年也算是结束了,各自奔波忙碌,孟鹤堂觉得这是他最温暖的一个年。

评论(1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