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

鹤然立于堂 九伴良人旁

“你是赵四啊”

“你是张学良吗”

我是赵四,我愿意用我一辈子陪你,哪怕你心里最爱的人仍不是我

“孟哥,你是张学良吗”

“怎么了九良,发烧了?下了台了咱这”

“你不是张学良我便不做赵四,你若是哀帝刘欣我便也想做那董贤,断袖为宠一刻也好,孟哥,你说对吗”小孩不经意的表白,孟鹤堂心里波澜起来,不知该怎么说

孟哥,有人找你

“唉,知道了”孟鹤堂低着头匆匆走了出去,小孩呆呆站在那


我想我是了,即使最早陪你的是我,站在台上和你最患难的我,可我终究不是你爱的那个,可这一辈子我却又爱定你了

余生之爱却都给了你

评论(2)

热度(22)